• 行者无疆

    时间:2003-01-05 来源: 作者:杨小薇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我要尝试一下,看看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2002年2月11日是农历除夕,徒步行进在尼泊尔珠穆朗玛国家公园中的余宾,这一天走到了海拔3400米的中心镇那木旗(Namche)。在这儿,他找到了沿途罕见的国际长途电话与互联网。他通过电话向北京的父母报了平安,又给远在加拿大读书的妻子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也是在这儿,36岁的余宾迎来了他的本命年。

    余宾是北京爱立信通信系统公司的渠道销售总监,他此次是利用2001年的年假与春节假期,来尼泊尔做徒步旅行,目的地是海拔5545米的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黑石头(Kala Pattar)。

    背包客

    最早让余宾萌发去尼泊尔旅游念头的是《旅行家》杂志关于尼泊尔旅游胜地博克拉的介绍。博克拉海拔800米,它有一个很漂亮的湖,站在湖边,游客可以看到8000米的安那普尔那山和著名的鱼尾峰,“那景象很壮观”。

    于是,对“漂亮的山”有着无尽喜爱的余宾登录尼泊尔旅游网站。一番了解后,他发现,尼泊尔的精华全在于山,它是西方人心目中的徒步旅行天堂。其中,珠穆朗玛这条线路更是经典的徒步旅行线路之选。“所以,我选择了这条线路。”这条路线需要徒步行进12天,从海拔2400米一直走到5500米。

    从没有连续走过两天路的余宾当时想,“我要尝试一下,看看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要是实在走不动或出现别的问题,回来就是了。如果能走到终点,也算一种全新的体验。”

    余宾每个月都会打两三次网球。为了以更好的体能状态应付尼泊尔之旅,在出发前一个半月,他每天中午吃完饭,便从写字楼一层,沿着台阶走到11层的办公室。

    没有借助任何旅行社的帮助,2002年2月3日,余宾独自一人从上海飞到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他在加德满都雇了一个会说英语的背夫兼向导。

    徒步旅行还没有正式开始,余宾就碰到了麻烦:原定的徒步起点——卢克拉(Lukla)由于有毛氏游击队,航空公司取消了加德满都飞往那儿的航班。在苦等两天、复航无望后,余宾并没有放弃,而是决定飞到距珠峰大本营90多公里的法普鲁(Phuplu)。这意味着,他的旅途延长了近50公里,卢克拉距珠峰大本营50余公里,而从法普鲁到珠峰大本营是100公里。

    2月7日上午9:30,余宾背着旅行包,正式开始了他的徒步之旅。在此后12天中,他每天走10个小时,前进10公里左右。早上天亮后吃完早饭,他就出发;午饭后休息一个多小时,再接着走;晚上五六点到达宿营点,吃完饭,他便钻进自己的睡袋,“睡一个很好的觉。”

    徒步行进的第二天,余宾要从一个山包下到河谷。由于缺乏下山经验,他的腿出现了问题——“膝盖很疼,右腿的只能直着,提供不了支撑力。”前途漫漫,当时余宾也曾想过放弃。但第三天午饭时,3位德国人掩藏在问候后的怀疑,让他打消了放弃的念头。“我想,既然来了,就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挨过难受的第三天,余宾的腿在第四天开始好转。

    由于等飞机耽误了两天时间,余宾不得不取消了旅游指南要求的在3500米、4500米用来适应高度的适应天。接下来,余宾受到了高海拔与体能的挑战。“在喜马拉雅山徒步确实需要很大的毅力,它真是逼着我把所有的体能都用出来。”在4500米以上,余宾几乎是走三步就要歇一歇,头疼、恶心不时侵袭着他。“当时,如果上面掉下来一块石头,我也不会躲,因为没力气了。”

    2月15日,余宾在午饭前到达此次徒步旅行最高的宿营地——海拔5200米的Gorak Shep。午饭后,他一个人孤独地开始向终点——5545米的黑石头行进。攀爬这个300多米的小山包,余宾一共用了4个钟头。

    对他而言,那300米是最艰难的一段旅途。“全是桌子大的乱石,一块摞一块。”寂静的路上只有余宾一个人,“要是发生什么危险,真是没有人帮你。”回来后,想起这一段,余宾觉得很后怕。“当时,我只是想,我一定要走到终点,完成全部路程。”

    下午4:00,余宾带着全部愿望终于站在了终点。向东望去,10公里外即是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当时,他非常疲倦,却很平静——“没有过多欣喜,只有一句话:你还是能做到。”此时,过程变得比结果更重要。他在山顶停留了15分钟,荒野中只有他一个人。

    余宾是同机抵达法普鲁诸人中,最早到达珠峰大本营的。作为唯一的一个中国人,他赢得了旅伴的尊重。

    此行,余宾来回徒步行进了12天——上行9天,回程3天。以GPS记录的投影距离测算,全程约150公里。

    漂亮的山

    余宾非常喜欢旅游。在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读书时,他很愿意参加学校组织的到外地的社会实践活动,“拿自己的知识换点见识。”在他看来,在没有高等教育前,一个人走的地方多少是决定他能干多大事情的重要因素。因为“世上无非就这么多种东西,你什么都见过,就没什么稀奇了。”余宾的妻子也很喜欢旅游。1998年的滇西北之行是他们婚后的第一次旅行。从那时起,余宾与妻子约定,每年都要出去旅游。

    与很多旅行者不同,余宾绝不会在“累得不行,需要释放一下”的时候,才去旅游。旅游于他而言,是享受生活、体验生活的另一种形式。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他尽情享受着旅途中的一切。

    余宾很喜欢自然风景,他并不喜欢小桥流水式的细节风景,而喜欢宏大的风景——“看过去一两百公里。”“那里面有很多东西可以让人为之一振,能震撼心灵。”余宾很享受宏大风景给他带来的满足感。因此,旅行便成为他释放压力、补充激情的最佳方式。

    在自然风景中,余宾尤其喜欢山,他非常爱用“漂亮”来形容他喜欢的山。

    至今,余宾还记得在1998年10月,他第一次看到梅里雪山时的情形——“真让人感动得流泪。那山真是漂亮,很有王者之风,令人肃然起敬。”他选择去尼泊尔徒步旅行,也是因为沿途有很多漂亮的山。“坐在小旅馆外吃午饭,一抬眼就能看见漂亮的山。”余宾一脸惬意地说。

    2002年9月,36岁的余宾决定去西藏转神山——冈仁波齐。依据藏传佛教的说法,本命年转一圈神山相当于13圈。在转山过程中,余宾遭遇到了比在尼泊尔徒步旅行更多的辛苦——由于转山的人很多,将沿途旅馆中的食物消耗殆尽。在两天半内,余宾仅靠半斤怡口莲和10块威化巧克力饼干走完了52公里。这些并没有降低他欣赏冈仁波齐的兴致。“我慢悠悠地走,累了就停下来欣赏它。那座山很漂亮,从不同的角度看去,都很好看。”余宾并不信仰藏传佛教,但他热爱神山,“它一点都不让你失望,你不崇拜它,但你可以欣赏它。”

    此次西藏之行,余宾还去了海拔5200米的珠穆朗玛峰北坡大本营。此处距尼泊尔珠峰南坡大本营黑石头不过10多公里。

    {pagebreak}

    理智的行者

    对余宾而言,一次旅游就如同实施一个项目。8年的外企生涯,使他对自己的项目管理能力很自信,因此,他从不参加旅行团。每次旅行前一两个月,甚至三四个月前,余宾就开始为他即将展开的“项目”做计划与规划。他认为,好的旅游计划很重要。“我会去冒险。但在我冒险前,应该有80%或75%,最差不低于70%的把握。”

    把握需要大量的信息支持。在去西藏旅行前,余宾花了两三个月收集相关信息。“我先看相应的书籍与杂志;尔后从网上下载所有去过西藏的人的感想与资料。”以余宾以往的经验,这两种途径能向他提供95%的信息。接下来,他便开始针对感兴趣的景点制订详细的旅行计划,包括每天走多远,在什么地方休息,停留多久,出现意外时的备选方案,留出相应的机动日,等等。2000年7月,余宾与妻子用23天去新疆旅游,这是他们迄今为止历时最长的一次旅行。在余宾周密的项目管理之下,这次旅行与他的计划严丝合缝。

    每次旅行回来,余宾还会用Excel软件将旅行期间每日的详细花销进行统计,并做出饼状图。他对此的解释是:“你既可以从中看出花费在哪儿,同时,这也是一种记录,记录了你每天在什么地方。”

    帮助余宾记录他的旅行的还有他的相机。余宾在学校读研究生时就很喜欢摄影。1998年,滇西北旅行前,他终于拥有了一部“很高级的业余相机”——佳能EOS5。它帮余宾记录了“很多美丽的风景、新奇的人物”。

    每隔几个月,余宾就会一边翻看相片,一边回味曾经走过的地方。那些与妻子走过的旅途尤其让他怀念。“我们两人一起走过很多路。我们在新疆时,走半天都碰不见一个人、也碰不到一辆车,只有我俩坐在很荒芜的地方欣赏风景。这是一种信任,也是缘分,应该珍惜。”

    川藏公路、黄河源头,从甘南到川西,还有“景色很美”的红军长征路,从中国横越西伯利亚到莫斯科,以及阿拉斯加的冰河与山川、非洲的原野和乞立马扎罗山、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和巴塔哥尼亚高原,这些都是余宾想在未来去体验的“宏大”风景。

  • 加入收藏
  • [ 作者:杨小薇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组织后卫2003-01-05
    · 丁磊如何挽救网易2003-01-05
    · 马雪征解析联想业绩2003-01-05
    · 谁能挑落联想2003-01-05
    · 管好客户2003-01-05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