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减压

    时间:2003-07-20 来源: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John L.Haughom是PeaceHealth公司的CIO,曾经面对压力而濒临崩溃。经验告诉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或许是应对压力的最好方法。

    有一度我每天是这样工作的:早上6点,在家里发送E-mail并回复留言电话;7点半,准时到达办公室。傍晚7点,抽空与妻子共进晚餐,只为了能重返办公室加班至晚上10点或者11点。

    我从医学院毕业之后,曾有15年愉快的从业经历,直到进入PeaceHealth公司担任高层领导职务。PeaceHealth是一家非营利的医疗保健组织,我主要负责公司临床医学的质量和整体的信息技术推进。1994年,PeaceHealth公司准备针对手术和临床护理关怀方面实施一套先进的IT支持系统,同时要在公众卫生方面为每个所服务的社区提供病人全面的医疗记录支持。

    加盟这个组织之初,我没有预料到这个职务会受到全公司各个层面的冲击,从持怀疑态度的董事成员到医院里挑剔的医生。当我管理项目时,尽管有公司CEO的全力支持,各种流程也按部就班地运转着,但我依然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我的生活也因此而充斥着一些没完没了的紧张会议以及大量的邮件往来,逐渐失去以往的光彩。我的四个儿子也慢慢习惯了没有父亲陪伴的周末。

    2000年的夏天,我的精神已经达到了崩溃的极限。要知道,正是在过去的四年中,公司的信息化从无到有,整套电子医疗记录系统支持中心以及在线门诊也都建立健全起来。但每个深夜,我躺在床上,脑海中却不停回放白天的工作场景,只能安睡几个钟头。在办公室里,我也总是有失常态地将暴躁情绪“蔓延”到与同事的日常交流中。他们很奇怪以前那个张驰有度、和蔼可亲的“最初的约翰”发生了什么问题。最后,10月的一个早晨,我意识到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已渐渐地消耗光所有的能量,对我而言,就连起床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不用说完成自己的工作。的确,承认这件事对我来说异常痛苦,但它已是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所幸,我的老板非常慷慨地给了我三个月的长假,我利用这段时间去一家专业的职业恢复中心寻求帮助,并在这个中心接受了专门针对高层领导者应对压力的帮助性治疗。终于,治疗令我重新找回自我。

    在经历过这场痛苦的蜕变之后,我认识到在现今这个高速发展的商业社会中,每个人的工作压力在令人窒息地成倍增长。面对繁重的工作和新技术上的无限需求,已经令我们更难以在家庭与工作之间切换。最近,美国安全与卫生协会的调查表明,有50%的美国人认为目前工作中的首要难题就是压力,这一数字已经是10年前的两倍。

    那些在工作中出现失败沮丧情绪的员工开始重新反省自己,他们探讨工作方式是否存在问题,有些人干脆选择离开所在的公司。但是一个有远见的公司必须要为那些非常有价值的员工支付“解压”的费用。

    我正是其中的幸运者之一,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开始重新找回自己对生活的热情。同样重要的是,我将所学到的方法和压力管理技巧再次用于工作中,成功地在我的职业与私人生活之间实现了健康的平衡。我就好像重获上天的恩赐,对工作“开窍”了,重新审视什么才是工作需要的领导能力。我抛弃了原来非常偏颇的工作观点:一个人的管理能力来自于读MBA所学的一切。工作中的能力应该表现在你如何响应客户的需求、应对自身职位的挑战,比如企业内部的冲突和私人之间的斗争等等。现在,我一旦发现自己感觉到压力或者焦虑的苗头,就会迅速寻找这类不良情绪产生的原因。实际上,很多来自内部的冲突都是很容易被解决的,只要你能够准确地识别它们。这样,我就能够投入精力去关注更重要的问题。同时,这种心态也帮助我在面对很复杂或者苛求的环境时,还能保持必要的平和冷静态度。而且,我还学会了利用职业的方法管理自己的私生活,包括推掉所有晚上7点之后的工作、发展自己的私人爱好、保证周末的休息以及定期的旅行。

    这样的平衡令我越来越有创意,我与以前完全不同了。同事们惊讶于我能够在最困难的情况下保持冷静的态度,“最初的约翰”又回来了。

    (原载于CIO杂志)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减压2003-07-20
    · 时机比行业更重要2003-07-20
    · 金融风险并不遥远2003-07-20
    · 让客户多做贡献2003-07-20
    · 中国家电业新一轮重组的两大特点2003-07-20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