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大变论(上)

    时间:2003-07-20 来源: 作者:张五常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经济学难以推测股票市场或任何短期的经济波动,但预测比较长远的大势走向则远为容易。

    很多人认为20世纪是历史上事件最多而又进步最快的时期。这世纪有两次世界大战,有前所未有的主义大争议,有世界经济大萧条,有共产政制的推行与转向市场的发展(包括产权制度大改革),而这世纪的后50年,科技的进展比以往的5000年加起来还要可观。

    我是读历史的,我的感受是历史的演变越来越快。比方说,20年来中国的制度演变,在中世纪时代的欧洲恐怕要用上300年。人口暴升了,信息费用暴跌了,知识暴增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再不容易长期地欺骗很多的人。另一方面,为了图私利,骗得一时且一时,或要维护眼前的利益,拖得一时且一时这类行为是永远存在的。花样可以很多,但墨守成规地维护根本上维护不了的情况,越来越不能持久。这不一定是说世界是加速改进了。任何人的理想都不容易达到,而就是达到了,因为人的自私,不一定可以维护。改进加速,“改退”也加速,这是我对历史的看法。向前看,历史的演变还是会很快的,但这要从历史的时间算。

    变得快,事情多。21世纪的世界不会比20世纪寂寞。10多年前我说,因为参与国际竞争的廉价劳力急升(中国、东欧、印度、前苏联等国家和地区的开放),世界经济将会有大变。我这话说早了三五年。不久前我说,世界正在大变中。但这大变只起步了几年,来日方长。在国际竞争与日俱增的情况下,21世纪将会变成怎样是个有趣的问题,有多个水晶球在手也不容易看得准。

    预测与推测不同。前者要靠水晶球,我没有,就是有也不懂得看。后者要靠指定的条件:在怎样的条件下会发生什么;条件的判断有错,原来的推测就作不得准。但有时某些条件及其转变可以看得清楚,而以常理看,不容易或东或西地转来转去。这样,大势演进的推测可以很准确。

    我说过,经济学难以推测股票市场或任何短期的经济波动,因为需要知道的局限条件及其转变太多、太复杂。但预测大势的比较长远的去向,则远为容易。这是因为,较为长远的大势是讲大略,有关的局限条件比较简单、明确,其转变趋势比较稳定,所以推测有辙可循。预测的不容易,是比较肯定存在的局限转变不一定拿得准,而有时拿准了但不足够。忽略了一项重要的局限转变,大势的推测可以全军覆没。但有时情况相当明显,重要的局限转变比较肯定而足够,这样,大胆地赌一手作推测就有吸引力了。

    1981年我推测中国会走向市场经济,1986年我说加拿大的经济不会在20世纪复苏,1987年我在《资本》杂志发表《日本大势已去》的文章,1996年末与1997年初我两次说香港会有10年以上的经济不景,而这不景与“97”回归无关——这些都是我有机会看准了重要的局限转变,认为相当稳定而下的判断。

    奇怪的是,当我每次作上述的大略而又比较长远的推测时,很少人——甚至没有人——相信。我可没有用水晶球信口开河,而是用简单不过的推理,假设的条件差不多任何人都会同意,而如果同意,差不多任何人都可以推出来。

    今天纵观天下大势,如下6项的局限条件转变是明显而又比较肯定会持久的。这些是我推测21世纪的世界大变的基础了:

    1. 我说过,参与国际竞争的廉价劳力会激增,这会使先进之邦有劳力工资下降的压力。

    2. 知识资产,以人头算,也会激增。天资这回事是天生的,没有先进或落后国家之分。落后的国家开放了,参与国际竞争,有饭吃的青年学得非常快。中国如是,而印度历来盛产数学天才,其电脑专才这几年有口皆碑。这是说,向前看,世界上有知识的人数会急升。这代表着知识资产的相对价格也会有下降的压力。

    3. 工资向下调整有困难。香港公务员的工资下调是格外困难的例子,而工会林立的国家也不容易。这是说,国际互通开放,以实质收入而言,同工同酬是早晚的事,但因为工资下调不易,长时期调整无可避免。

    4. 汇率的调整也不易。一般国家喜欢汇率稳定,加上亚洲金融风暴的经验与通胀的恐惧,先进之邦不容易接受以汇率大幅下调的方法来代替工资下调而在国际市场竞争。经济学书本上常说的比较优势定律,是基于物品换物品或举世皆用本位货币制度才能成立的。不同国家用不同的货币,如果汇率调整有困难,在世界大变中上述的比较优势定律不能成立。

    5. 20世纪80~90年代初期,我说因为此前封闭的国家开放,百废待兴,投资需求激增,长线利率会保持在持久的高位。今天我说,只要中国能维持低通胀率,举世的利率会持久地徘徊于低位。

    6. 比起20世纪,21世纪不会有多大的主义之争。这是因为差不多任何我们可以想出来的主义,在20世纪已经吵过了。这意味着在对比下,21世纪的政治活动会下降。这也意味着在对比下,21世纪会着重于经济竞争。这也是说,只要没有傻佬爆个原子弹,或再跑出几个拉登,以武力挂帅的国家虽然有强人姿态,但在国际上会被认为不识时务,要付出很大的政治和金钱代价,使强人经济受到损害。

    上述的6项条件大致会持久,但第6项最后所说的“只要没有”(原子弹与大恐怖)是我所学之外的话题,我无从肯定。

    朋友,你同意上述的6项变化基础吗?如果同意,你不能不同意世界会有大变。但变成怎样呢?只要上述提出的6项能持久,要推测并不难,不需要读过经济学。

  • 加入收藏
  • [ 作者:张五常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减压2003-07-20
    · 时机比行业更重要2003-07-20
    · 金融风险并不遥远2003-07-20
    · 让客户多做贡献2003-07-20
    · 中国家电业新一轮重组的两大特点2003-07-20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