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量大的人与制度

    时间:2003-07-20 来源: 作者:汪丁丁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在这个平庸的时代,由于极不可能出现能级较高的人类,市场经济就有了比计划经济高得多的能量。

    用量子的眼光看,我们这个世界处处都是不确定的。让我引述霍金的原话:“量子力学的全部要点是……一个对象不仅有单独的历史,而且有各种可能的历史。在大多数情形下,具有特定历史的概率会和具有稍微不同历史的概率互相抵消。但是在一定情形下,相邻两个历史的概率会相互强化。我们正是从这些相互强化的历史中的某一个,观察到对象的历史的。”(参见《黑洞、婴儿宇宙及其他》)

    任何一个电子,在任一给定的时刻,是以不同的可能性出现在世界的不同位置上的。当然,电子被观测到与原子核之间的距离越遥远,便意味着它所处的“能级”越高。所谓“量子的眼光”,就是以普朗克常量为单位,把每一颗电子按不同概率(也叫“概率分布”)排列在不同的能级上。电子从一个能级跃变到另一能级时,便有相应单位的能量被释放出来(或吸收进去)。

    这样看起来,能量大的电子就比能量小的电子更容易出现在遥远距离以外的任何位置上。让我发挥一下这个微观世界的看法,把它危险地推广到宏观世界来。比方说,我眼下正伏在北京-杭州的T31次列车第10号车厢的某个软卧包厢里的桌子上写作这篇短文。借了这列火车的能量,我和我妻子便以更高的概率——至少比眼下正在北京家中睡觉的我的母亲的概率更高——被杭州的朋友们观测到。

    量子力学与相对论之间的种种矛盾,或许还有待时日去化解。不过,在我想像的世界里,它们大致已经比较和谐地统一在“人”身上了,从而才有了我们人类。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的主题——能量大的人,或者,每一个人,在每一时刻,都以不同概率处于不同的能量水平上。所谓“能量大的人”,无非是阴差阳错地降生于这个世界的较高能级上的那部分人类吧?

    可是一旦来到这个世界里,那些能量大的人就注定了要处处“煽阴风,点鬼火,上蹿下跳” ,把他们周围的事物搅得乱七八糟——以某种概率分布。按照这样的看法,最初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人们,很可能处于比我们普通人高得多的能级上。或者,换一个看法,用弗洛伊德的眼光,能量大的人,无非是“力比多”积累得太多,不得不释放,从而可以有“文化创造”。

    鉴于我很少睡觉,每天早上四点钟就睁圆了双眼,思索一些百思不解的问题,从而我渐渐意识到我自己原来是以“思”的方式释放能量的。由此又想到,在这个“量子世界”里,思想自由是一定要有的。否则,那些偶尔处于较高能级的人如何释放自己的能量呢?他们当然可以选择其他方式来释放“过剩”能源,例如参与政治斗争,挑起战争,或者干脆组织黑帮及各种犯罪团伙——注意,务必是“犯罪”的,而不是“守法”的,因为后者的功能往往在于节约能量。

    因此,一个社会的秩序,大约应当按不同制度所能容纳的不同能级的人类活动及其协调,被划分为不同的能级。偶尔处于较高能级上的人,如果突然要进入较低的能级,多半是要与较低能级的制度发生冲突的。反之亦然,能量小的人来到一个能量大的制度里,会因为负担过重而夭折。

    把这样的视角不无危险地运用于眼下地球上的各种制度,我们看到,与“计划”相比,“市场”是一种能够包容更多“自由电子”的制度。当然,基于量子力学的原理,我们并不能就此推论说“市场”制度必定比“计划”制度处于更高的能级上。因为假如“市场”所容纳的自由只是允许大多数人在较低能级上活动的自由,而“计划”所容纳的自由是允许极少数人在极高能级上的活动,那么,该“计划”制度很可能比该“市场”制度具有更高的能级。这个道理也适用于“企业”——其内部是计划性的,而非市场性的制度。计划程度高的企业,其能量未必比计划程度低的企业小。

    综上所述,市场经济的好处在于它使大多数人有了释放能量的“自由”。而在我们这个平庸的时代里,由于极不可能出现能级较高的人类,所以市场经济就有了比计划经济高得多的能量。

    作为结尾,让我补充一句:诸如此类的文字,其功能原本在于释放清晨4~6时于北京-杭州列车上积累的多余能量,而不在于(故而免于)搅乱周围的世界,故而,不足信也。

  • 加入收藏
  • [ 作者:汪丁丁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减压2003-07-20
    · 时机比行业更重要2003-07-20
    · 金融风险并不遥远2003-07-20
    · 让客户多做贡献2003-07-20
    · 中国家电业新一轮重组的两大特点2003-07-20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