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TT DoCoMo:抢占“后3G”标准

    时间:2003-11-05 来源: 作者:杜晨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当3G标准在中国争夺得如火如荼意犹未尽之时,日本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却开始打起了“后3G”的主意,他们悄悄地、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4G(第四代移动通信)研发机构设在了中国。

    10月16日,北京中关村融科资讯中心,这个号称是中国硅谷最具国际化标准的写字楼,在它地下一层的会议室内悄然为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16位的日本NTT DoCoMo公司举办了一个欢迎会,欢迎它在这里设立它的全资子公司——“都科摩(北京)通信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同时这也是DoCoMo公司在美国和德国之后设立的第三个海外研发中心。

    这个投资额为530万美元的研究中心主要研究4G及后4G的尖端移动通信技术。从NTT DoCoMo总部过来的部长级人物蓑毛正洋说:“中国一直积极致力于4G的研究和开发,并且有望推动4G标准,NTT DoCoMo把4G的研究中心设在这里,是希望能进一步促进中日两国的科技交流,发展先进的移动通信技术。”而DoCoMo中国事务所所长佐野说:“中国的动向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欧洲等地区也将跟随中国的发展,将来国际的标准有可能将会是中国的标准。”佐野的话透露了DoCoMo的野心——通过设立研发前哨,抢占未来有可能诞生的4G标准。而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市场,无疑是设立研发前哨的理想之地。

    打下了根据地

    自从1992年7月从母公司——日本电信电话公司(NTT)移动通信部门分离出去后,NTT DoCoMo在11年的时间里,其移动电话用户数就一直呈爆发性的增长。截至2003年7月,签约人数从最初的100万人左右已发展至超过4419万人,成为日本最大,也是全球屈指可数的最大型移动通信运营商之一,占据了日本移动电话服务市场57.2%的份额。

    1990年代后期是日本移动电话用户和语音服务业务量急速增长的鼎盛时期。从那时开始,DoCoMo就预见到数年之后语音服务业务量的成长将会减慢。于是,他们开始实施业务转变,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移动互联网服务的开拓和创造,这就是被DoCoMo称为2.5G的、于1999年2月正式商用的i-mode服务。

    i-mode服务推出后,在日本大受欢迎,到2003年7月,已经拥有超过3873万人的庞大用户群,也就是说,每三个日本人里就有一人在使用i-mode服务。也就是这个庞大的消费群体,把NTT DoCoMo送上了全球财富500强的第16位。

    在拥有了稳定而且还在不断增长的用户之后,NTT DoCoMo又开始把眼光瞄向了3G。2001年10月,他们率先以W-CDMA标准投入商用,并为它打上了“FOMA”的品牌。日本虽然不是世界上最早推出第三代移动通信网络的国家,但却是当前世界上两大3G阵营的商用网络直接对垒的国家。紧随DoCoMo之后,在次年的愚人节,日本第二大移动运营商、当时拥有1269万用户的KDDI宣布开通基于CDMA2000的3G业务,以“Au”作为业务品牌。

    KDDI的CDMA2000业务的开通不仅引发了日本两大运营商之间新一轮的竞争,它更被看作是3G的两大技术标准在同一市场上的争霸战。随着另一家移动运营商J-phone在2002年12月20日也开通了基于W-CDMA的3G业务,日本移动通信市场上形成了三家公司竞争、两个阵营对垒的局面。时至今日,这场争霸战的结果是,在日本国内,采用CDMA2000标准的KDDI的3G用户数比NTT DoCoMo和J-Phone的3G用户数的总和还要多。

    CDMA2000阵营认为,这种竞争的结果可以充分说明基于CDMA2000标准的3G系统的优越性,认为他们取得了两个阵营之间第一战的胜利。WCDMA阵营自然不会服输,他们坚信CDMA2000在日本3G市场上占优势的局面只是暂时的,从长远的发展趋势来看,W-CDMA必将取得市场上的胜利。

    但是,对技术的争吵远没有获得市场的认可来得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为扭转目前的落后局面,DoCoMo应该有所行动了。

    扛起枪杆就出发

    1998年10月,NTT DoCoMo在东京股票市场上市,急速的成长使得他们也开始加速推进国际化。自此以后,DoCoMo利用其在日本国内取得的巨额利润,直接对海外的运营商进行投资,参与海外运营商的经营活动。他们像流浪的吉普赛人一样,在全世界各个角落游荡,然后择机投入当地的市场。从1998年9月到2001年2月的这一段时间,他们的足迹已经在美国、巴西、荷兰、台湾等国家和地区留下了印记,投资达200多亿美元。

    独有的i-mode技术,成为了DoCoMo致胜的法宝。i-mode趋于完美的服务模式给正为世界语音服务钝化和语音营业收入下滑而烦恼的欧洲移动通信运营商们一个刺激,他们恍然大悟,如获至宝,纷纷与DoCoMo进行合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德国、荷兰、比利时、法国、西班牙等国家就推出了i-mode商业服务,他们感谢DoCoMo就像感谢一场及时雨。DoCoMo当仁不让,抛出了跟大的诱惑:“世界各国参加i-mode阵营的运营商不但能共享DoCoMo独有的i-mode技术和经验,还可以优先得到跟DoCoMo具有良好商业合作关系的内容提供商、多家大型移动电话终端制造厂家的支持。”DoCoMo对未来的憧憬是:大力推进i-mode服务在全世界的普及,然后在适当的时候,让这些i-mode用户们平滑过渡到它们基于W-CDMA的3G。

    2001年2月,DoCoMo第一次向海外发售了460万股股票,后又扩大到1000万股,为其积极拓展的海外业务筹集资金。外国投资者的踊跃认购使该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在2001年3月底增长到13.5%。

    2002年3月1日,DoCoMo公司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市场和伦敦证券交易市场同日上市。同时还进行了拆股,将原有的每股一分为五,即把已发行的1000万股增加到大约5000万股,这样每股价格就可以降到50万日元以下。而降低股票单价可以提高股票的流通性,增加股票持有者数量。DoCoMo总裁立川敬二把2002年定位于“落实海外战略的一年”,海外上市和拆股的直接意图是促进i-mode和3G服务FOMA在国际市场的拓展,也便于海外合作商早日推出类似i-mode和FOMA的服务。

    但事与愿违,DoCoMo在纽约和伦敦上市没多久,DoCoMo的股票就开始持续大跌,2002年9月探到了上市以来的谷底。美国及欧洲的投资者对通信公司未来的增长潜力越来越感到怀疑。

    DoCoMo在日本3G的第一场战役惨败以及在海外股市上遭遇的滑铁卢,使他们转变了其国际战略的思路。2002年10月,中国国际通信设备技术展览会上, NTT DoCoMo派出了庞大的展团,他们开始对这个一衣带水的国家进行试探性接触,这时,他们已经将中国纳进了自己的海外版图。

    同时,DoCoMo更坚定了掌握一项尖端的技术才能获得真正的掘金机这个道理,他们坚信:技术标准是控制未来移动通信市场的战略至高点,也是获得最丰厚的移动通信产业价值链的高端。只有在技术标准方面拥有发言权,才能得到更多的利润。在调整了战略之后,DoCoMo的股票开始回升。当然,股票的回升并不仅仅只是调整国际战略的结果,DoCoMo 在宣布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净盈利报告中称:由于带有互联网以及拍照功能的手机的带动,市场反应逐渐回暖。这一季度的所得为16.6亿美元。

    10月16日,DoCoMo来到了中国,他们有意避开了在中国吵得沸沸扬扬的3G,也绝口不提i-mode。他们谨慎地说:“我们无意进入中国移动通信市场,我们只是做推动中国4G标准制订的工作。”

    DoCoMo中国事物所的佐野说:“要在将来的移动通信市场获得发展,全球成长潜力最大的中国市场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希望在中国将我们的技术上升到事实上的业界标准。”目前,中国手机用户数量大约为1.5亿,已经超过美国居全球第一。但中国的手机普及率还非常低,其潜在的用户数量也就非常庞大,因此中国的手机市场极有可能比日本和欧美发展得更快。

    {pagebreak}

    佐野认为,在3G方面,除了DoCoMo推动的W-CDMA和美国高通倡导的CDMA2000以外,中国还会导入独立开发的TD-SCDMA。如果中国的第三代手机能够早于日本和欧美而得到普及的话,那么也许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将会采用在中国成为主流的3G标准,这是由中国巨大的移动通信市场决定的。日本人乐观地估计:来自中国的世界标准的诞生之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在全球化的趋势下,科技也同样在全球化,强大的研发设计能力也同样能作为产品出售。也基于此,在3G上吃过亏、在股票市场上痛感资金缩水的DoCoMo才会在现在想要依靠中国的巨大市场来抢占今后有可能诞生的4G标准。

    掌管DoCoMo中国研究中心的蓑毛正洋说:“在今后的两年时间里,这里的研究中心将是一个拥有40人的机构,其中我们也会选择部分中国本地的研究人员,这个比例大概占四分之一。”不能否认,DoCoMo在选择研究中心的驻地时,充分考虑了周围的环境,他们希望能和中国的政府学校有更多的交流,同时,他们又要适当的维持着4G核心技术的神秘面纱。那么,4G又是什么呢?

    一厢情愿的4G

    近两年来,随着移动通信无线接口技术大局已定,日本、欧盟都号称已经开始4G移动通信技术的研究,在中国,2003年8月,中科院计算所移动通信技术研发中心(MCR)在浦东成立,专攻4G。但是,在如何定义4G,以及对它的目标设定,各国间的概念和含义都相去甚远。在国际电气通讯联合无线通讯部门(ITU-R)的一次会议上,日本提出的4G的特征是可支持2Mb/s~10Mb/s,容量是第三代的10倍,价格是现在的1/10;而欧洲认为,2Mb/s~10Mb/s的速率在3G的后期就可实现。会议多数代表反对“4G”的叫法,认为一方面不严谨,另外目前3G还没有完全商用,在这时就开始4G说法对运营公司不利。

    但是,作为协会性质的ITU-R的建议仅仅只是建议,各国的电信设备提供商、运营商依然明里暗里研究着自己心目中的“4G”。中国电信研究机构的专业人士认为:从目前来看,4G还是一个遥远的设想。这是由于4G的定义到目前为止,依然还是一个有待明确的产物,它的技术参数、国际标准、网络结构乃至业务内容均未有明确说法。

    对于技术的争吵,DoCoMo采取的态度依然是,你吵你的,我做我的。他们设立4G研究机构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一定要成为日后的主流标准。为此,他们定出了一个4G在2010年开始商用的目标。日本文化里强硬和谦恭共处的矛盾一面在这里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方面,他们自恃有强大的技术保障,大有“我的技术就是先进,不怕你不用”、“我制订的标准就应该是国际的标准”的气势;另一方面,也配合着标准制订的协会进行积极的协作,同时他们在中国表示也不会和中国大陆个别的电信运营商签订单独的合作协议,而是与不同的运营商组成联盟。“与不同的运营商组成联盟”也就是“与各运营商组成联盟”。是普遍合作的原则,组成“利益共同体”。

    DoCoMo在中国设立事务所已有三年时间,他们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从没有超过10个人,这些人的工作更多的是和政府机关、研究机构、大学、设备制造商进行交流活动,保持着畅通的信息沟通渠道。如今,DoCoMo独立的研究所也进驻了中国,就像他们早先打进美国和德国的市场一样。这就好似一艘停泊在港口的军舰,望员先登上塔顶观望风向和形势,在确定了出海的路线后,机械员来了,他检查修理了引擎,而下一步,登上甲板的将是作战经验丰富的水手。可以想见,一旦中国电信市场开放,DoCoMo会立即加大他在中国的投资,而现在的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开始。DoCoMo中国事务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以后不排除DoCoMo对中国的运营商进行直接投资,当然现在这些因素都不取决于我们。”

    四代移动通信服务的比较

    第一代:模拟蜂窝移动通信

    第二代: 标准:GSM与窄带CDMA

    特点:保密性较强、频谱利用率高、能提供

    丰富的业务(语音、数据)、标准化程度高等

    数据传输:数据传输能力为14.4kb/s

    第三代:标准:W-CDMA、 CDMA2000与中国的TD-CDMA

    特点:设计目标是为了提供比第二代系统更大的系统容量、更好的通信质量,而且要能在全球范围内更好地实现无缝漫游及为用户提供包括话音、数据及多媒体等在内的多种业务

    数据传输:可提供移动多媒体业务,其中高速移动环境支持144kb/s,步行慢速移动环境支持384kb/s,室内支持2Mb/s的数据传输

    第四代:标准:未定

    特点:等同现时固网光纤线路,服务主要针对数据通信服务 ,例如连接互联网络;同时亦支持传送及接收高解影像功能

    数据传输:传输速度可达100 Mbps

  • 加入收藏
  • [ 作者:杜晨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走入困境的CIO2003-11-05
    · 改革与开放赛跑2003-11-05
    · 为入世第三年做准备2003-11-05
    · 小国“图略”2003-11-05
    · “同床”金融梦2003-11-05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