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重量

    时间:2003-11-05 来源: 作者:朱琼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许多分析家常常问我,为什么微软在研究上如此自信和慷慨?对于这个问题,微软亚洲研究院是再好不过的回答。看看它们在短短5年时间内所做的工作吧,740篇论文被发表在最权威的学术会议和刊物上;72项技术被转化到我们的核心产品中;微软的重要产品如Office、Windows、Xbox、Tablet PC,以及下一代操作系统Longhorn,都有微软亚洲研究院的贡献……

    2003年11月5日,微软亚洲研究院将迎来它的第5个生日。上文中微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软件设计师比尔·盖茨的这段褒奖,是送给它的生日礼物。当然,研究院也不准备来而无往。它回赠盖茨的,是新的微软亚洲工程院的成立。从2003年11月4日诞生之日起,这个新机构将以微软亚洲研究院先进的科研成果为依托,孵化关键性技术、开发核心的产品;为未来研究院对整个产业及微软公司产生更大的影响打下伏笔。事实上,它肩负着微软亚洲研究院实现第二次飞跃的重任。

    现有研究员170人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是微软在美国本土以外成立的第二个研究机构。它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多媒体、用户界面、数字娱乐和无线传输及网络通信,其中,70%的研究都是围绕着“.NET”——这个微软目前最主要的战略。

    技术产品化,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已经成为日益突出的需求之一。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张亚勤认为:“在5岁生日时,我们可以数一数有多少篇文章已经发表、有多少个专利已经申请、有多少项技术已经转移。这些听起来都很不错。但是再过5年呢?即使再加上几千篇文章、几千个专利,又有多大实际意义?如果研究院能够有一两项研究成果转化成产品,从根本上改善人们使用计算设备的体验,甚至改变整个产业的格局,那将会是多么大的影响!这应该是我们的主要追求之一。”亚洲工程院就是为了实现这个追求而设立的。通过它,研究院的前瞻性研究成果可以孵化成微软未来产品的核心技术。面向具体产品研究的技术可以便捷地转化到产品之中。针对本地研究的技术可以直接转给当地的合作伙伴。

    创牌子

    微软亚洲工程院是微软亚洲研究院5年发展过程中,水到渠成的产物。

    按照张亚勤的划分,亚洲研究院的发展可以以2001年11月作为临界点,分成前后两段。前面一段,是微软中国研究院创业“打天下”的阶段。从2001年11月开始,微软中国研究院正式被总部升级为亚洲研究院,他们开始步入快速成长阶段。

    1998年11月5日,微软中国研究院在前任院长李开复的努力下创建。50多天后,张亚勤与现任亚洲研究院副院长沈向洋,在东京机场会合。一个来自纽约,一个来自微软总部西雅图,他们在那里换乘同一架飞机飞往相同的目的地——北京,微软中国研究院。受李开复之邀,他们分别放弃了各自不错的工作,回到中国“建立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

    招人、制订研究方向(用户界面和多媒体)……,在忙碌了大半年后,微软中国研究院终于引起了盖茨的注意。1999年10月18日,受盖茨之邀,他们去给他做汇报了。给盖茨做过汇报的人都知道,必须能够随时应对盖茨提出的极其专业的问题。果然,那一次盖茨也让中国的这群专家长眼了。地道的专业技术提问及讨论,让本来预定一个小时的汇报不得不延长了45分钟。“微软有一批最优秀的多媒体专家在北京”,听完报告,盖茨由衷地称赞,让中国研究院的人信心倍增。

    不知道是不是那次汇报给盖茨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当微软“.NET”计划需要有人负责自然交互式软件开发时,李开复被选中。2000年8月,李开复被调回总部任副总裁,成为“.NET”三个主要负责人之一。张亚勤则接替他,担任中国研究院院长。“李开复到微软总部工作,总部多了一个关注中国、关注研究院的高层。”张亚勤认为这是一个好兆头。

    不过,率领那时不到2岁的中国研究院“创牌子”,张亚勤并没有过分依赖这个“老关系”。研究院尽人皆知的“亚勤五五规则”就是他当时的治军之策。他要求研究院各个研究课题组在发表论文和参加国际学术会议时,要遵循“五五原则”,即在各自研究领域最知名的5个国际学术会议和学术刊物上,发表其论文总量的至少5%,争取在质量和规模上都要力拔头筹。在加入研究院的第一年,即1999年,沈向洋有1篇论文入选图形学领域的“奥林匹克”——SIGGRAPH(国际图形学年会),第二年,他所领导的研究小组有2篇入选,第三年有4篇。那一年,亚洲地区总共只有5篇论文入选。(另一篇来自韩国)因此,张亚勤开玩笑说,“下一年我要看到8篇”。这句话,把沈向洋和他的组员都“吓坏了”。

    学术论文的高质量,赢得的是学术界的知名度。而作为微软的研究院,张亚勤知道,他们必须获得微软内部的支持。他给各个研究小组指点迷津:在微软产品部门“find your home(找到你的归属)”,尽可能制订与产品挂钩的研究方向(“短线方向”),只要研究成果在产品中能够体现,就能让人认识你的价值。因此,在创业阶段,微软中国研究院2/3的研究课题都是这种“短线方向”,由此,技术向产品转化的频率相对较高。也许他们技术产品化的体验和经验也是从那时逐步积累的。

    放长线

    能把研究成果转移到现有产品中,固然能很快赢得产品部门的信赖,但是如果能让研究成果直接孵化成微软一个全新的产品,那成就感和对微软的贡献就更大了。经过近3年的发展,当中国研究院扩大为覆盖亚洲后,张亚勤他们已经有足够的自信和资源,把研究的范围扩展到更远的地方。在创业阶段,所谓面向5到10年后的全新技术的“长线”研究,在中国研究院最多能占到1/3,当进入亚洲研究院的时代后,他们开始把这个比例逐渐放大。与此同时,在诸如Tablet PC等4、5个产品中的成功,也为他们赢得了不少做“长线”研究的资源。越来越多的产品部门找上门来。这时,他们可以主动挑选产品了。为了集中尽可能多的力量做“长线”研究,他们按照资源投入最小化原则拟订了一个挑选产品的公式:影响指数=(目前或未来最重要的产品*技术创新*彼此沟通能力系数α)/资源。目前,“长线”研究已经占他们总研究项目的一半,他们计划把这个数字提高到2/3。前提是把研究院内部涉及工程类型的工作,大部分转移给工程院。

    在研究院内部,有一个已经壮大到30人左右的开发队伍——新技术开发部。在没有工程院时,这支队伍充当着转化的桥梁。但是,这支队伍毕竟不具备工程院那么专业的工程环境和产品开发所需的一整套技能和体系,而且,工程人员在研究院也不可能无限扩充。因此,随着研究成果越来越复杂,靠新技术开发部转化,成本越来越高。比如,在转化数字墨水时,亚洲研究院主任研究员、数字墨水的主要发明人王坚,与新技术开发部负责人林斌就曾前后带着10个人在总部耗费半年多时间。身陷这个项目的研究人员,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不能全身心投入自己的主业研究。不仅如此,由于新技术开发部无法完全弥补研究成果与产品之间的隔阂,有些技术根本无法实现转移。而研究院那些目前没有“家”的长线研究成果,干脆只能搁置一旁。随着研究院的不断发展,研究成果越来越多,转化环节已经明显成为成果与应用间的瓶颈。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研究院是无法继续快速增长的,对产业和整个公司产品的影响也将受到很大的限制。

    为什么不充分利用中国这么多优秀的开发人才资源,把研究院及其向产品延伸的部分做大做强呢?2002年11月,张亚勤把自己希望建立工程院的想法告诉了老板——负责全球微软研究院事务的高级副总裁Rick Rashid。两个星期后,Rick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并让张亚勤给他提供一份具体的方案。2003年2月,在盖茨来华访问之际,张亚勤又向盖茨提及了自己的想法,当时就得到了盖茨的支持。于是2003年3月,工程院的事基本敲定。随后的3个月中,张亚勤就与Rick、盖茨和微软CEO 鲍尔默之间就细节问题进行沟通。“他们比我原来想象的支持程度还要高。我们原来在方案中给自己增加的一些约束条件,都被他们取消了,他们认为我们不应该限制自己。”工程院的方案就这样顺利地最终敲定了。

    挑大梁

    在张亚勤的观念中,像亚洲研究院这样的企业研究院,必需承担三大使命:第一,帮助企业制订技术发展战略,做企业“技术战略的智囊团”;第二,成为企业“研究成果的诞生地”;第三,担当企业未来“核心技术的孵化器”。增设了亚洲工程院后,亚洲研究院可以向张亚勤理想中的企业研究院接近了。

    作为连接研究成果与实际应用的桥梁,工程院将属于研究院的一个分支,但相对研究院其他分部来说,它要相对独立许多。与研究院对学术界透明交流的做法不同,工程院已经涉及到产业和商业运作,因此,涉及保密的业务运作让这里需要一个与研究院迥然不同的管理模式。研究院需要具有前沿思维和理论基础的科学家,而工程院则需要掌握产品开发机制和项目管理经验的开发人员。当然,对于那些诞生在工程院里的核心技术或所孵化的关键性的产品,工程院还必须有人具备把它们推荐给微软内部或合作伙伴的能力。

    建立了工程院后,那些规模较大、转化难度较大的技术都将交由工程院来完成。虽然研究院还会保留新技术开发部,但那是面向那些转化容易、资源占用少的技术。因此,研究院可以将主要精力集中在基础研究和技术前瞻性研究上。由于工程院中提供了高效的成果孵化手段,研究成果可以比以前较快得到验证。因此,即使只通过研究院和工程院之间的小循环,研究院的研究工作也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提高了研究工作的效率。

    有了工程院的支持,亚洲研究院的三大理想之二:“研究成果的诞生地”和“核心技术的孵化器”具备了实现的前提。同时,通过研究院、工程院与产品部门的“无缝”连接,平滑的产品过渡模式将吸引更多慕名而来的产品部门,从而为亚洲研究院获得更多的“群众基础”。而这一切,最终为他们实现“企业战略智囊团”的抱负铺垫了基础。

    目前,在微软全球的三大研究院中,只有剑桥研究院没有设立工程院。美国本土研究院早有类似机构,只是没有以工程院命名而已。因此,建立亚洲工程院后,不仅亚洲研究院的研发实力得到增强,微软全球研发体系的技术孵化能力也将大大增强。而且,在中国设立工程院,利用这里优秀且成本相对较低的开发人员,微软全球的研发成本将相对降低不少。当然,不可否认,中国软件产业也能从中受益,中国开发人才可以在工程院中接触到世界一流的开发技术,同时,研究院的一些技术也可以通过工程院向中国的合作伙伴直接转移。这项部署,在营造了微软产品生态圈的同时,也让中国的合作伙伴可以在第一时间应用到最新的技术。后者是微软与原国家计委签署的62亿美元软件产业合作备忘录中承诺的一条。

    微软研发体系技术孵化能力的增强,对微软全球市场来说,可谓来得“正是时候”。

    在全球市场,微软当家产品Windows、Office的利润,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显然,为了继续保持产业领先地位,微软必须在其他领域寻找市场。因此,研究院的研究成果正是微软翘首以待的。美国本土研究院研制出的附带天气预报和股票行情的手表等,正在成为微软在相关领域打天下的产品。也许不久以后,诞生于亚洲研究院的一款改变人们信息处理方式的“随身数字笔”,也会为微软在某个领域找到一片天空。微软5年或10年前在其研究院的技术押宝,现在到了要逐步兑现的时候了。是骡子是马,通过工程院或类似机构的孵化,最终将拉出来受检验。

    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几个关键事件

    1998年11月5日

    微软中国研究院在北京宣布成立,李开复博士出任院长。

    1999年1月

    张亚勤加盟微软中国研究院,出任副院长兼首席科学家。

    2000年8月

    张亚勤出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李开复被提升为微软公司副总裁,参与微软“.NET”计划的有关工作。沈向洋、张宏江被提升为研究院副院长。

    2001年11月

    微软中国研究院正式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

    2002年6月

    数字娱乐成为研究院的四个主要研究方向之一。

    2003年4月

    原IBM“深蓝项目之父”许峰雄博士加盟微软亚洲研究院,任高级研究员。

    2003年11月4日

    微软亚洲工程院成立。

  • 加入收藏
  • [ 作者:朱琼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走入困境的CIO2003-11-05
    · 改革与开放赛跑2003-11-05
    · 为入世第三年做准备2003-11-05
    · 小国“图略”2003-11-05
    · “同床”金融梦2003-11-05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