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应怎样培养创业精神

    时间:2009-06-20 来源: 作者:孙黎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当数百万的“天子骄子”找不到工作时,我们不能把原因都推托到全球金融海啸上(毕竟我们的GDP没有负增长),我们应该如何改进教育系统,如何发展目前最急缺的创业课程?

    《新义乌人》一文(本刊总第256期)对义乌工商学院的报道令人振奋,这家高职类大专院校在学生创业热潮的推动下,专门推出创业学院,为创业的同学们开设了企业家素质的培养、税务、物流信息管理、成本管理等选修课,真是与时俱进!如何设计适应社会需要的创业课程,正是中国商学院目前走出闭门造车模式、走向开放教学的重要任务。

    对欧美创业课程的反思

    在美国,目前已有1200所的大专院校推出各种各样的创业课程。上个世纪80年代的学生一般都自称是某乐队的成员,而现在,最时髦的语言是“我在创业”。笔者所在的学校,最热门的学生组织是“创业俱乐部”,吸引商学院、软件工程、电子工程、材料系等各科学生的踊跃投入。而许多美国大学更成为经济的发动机,而不是象牙塔。谷歌上市时,斯坦福大学凭自己在支持学生创业的投资中赚取了2亿美元。该大学崇尚创业精神,甚至创造了一种类似大富翁的棋来教育自己的教授们如何成为企业家。MIT则有专门的创业服务中心(Venture Mentoring Service),帮助创业学生联系天使投资。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org)则每年拿出9000万美元资助创业精神推广,与18所大学合作,支持学术研究、培训想成为创业家的人们、赞助“全球创业周”活动。高盛也在未来5年内向管理教育投入1亿美元,提升发展中国家女性的创业意识。

    不过,欧美的创业课程过于依附于“商业计划书模式”。据对欧美108所商学院的调查,40%的学院开展商业计划书写作课程、80%开设商业计划融资课程。而各种大学之间也经常开设各种商业计划书大赛。而由此产生的疑问就是:我们可以通过商业计划书来教育学生及未来的企业家创业的核心技能吗?

    不!这是David E. Gumpert在《烧掉你的商业计划书!什么是投资者真正想从企业家那里得到的》一书中明确地回答:风险投资家最喜欢看到的是创业者的雄心、团队合作、执行能力、创业经验,而商业计划书所展示的商业模式、系统计划倒在其次。而战略管理理论(例如明茨伯格的论述)早就证明长期战略计划在商业实践中不值一文,最重要的是企业家对复杂商业环境的适应、调控与执行能力。

    “教什么”和“怎么教”

    那创业精神与技能可以教育吗?

    可以。通过适当的设计,创业课程可以培养学生对机会的洞察力、对风险的容忍力、对失败的适应力,还有创业中的重要技能,例如自信、团队协作、开放思维、宽容错误等等。以我自己在北美的教学经验,我认为创业课程应有以下重要内容:

    ●创业机会识别与商业模式设计。Shane与Venkataraman在《创业学是一门有前途的学科》一文中指出:创业学最重要的基础在于:1)机会的来源; 2)发现机会、评价机会和利用机会的过程; 3)发现机会、评估机会、并利用机会的个人。为此,对机会的识别成为创业课程的核心。以此为基础,可以将会计、财务、供应链管理、生产线运筹管理、客户管理、营销管理等传统商学院课程围绕商业模式的各个方面知识教授给学生,真正做到学以致用。

    ●失败/危机分析课程。创业的失败率是很高的,与其他课程不同,创业课程要教育学生如何识别失败的可能因素、如何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等。学生要认识到组织处于复杂的商业环境中,制度的变迁、环境的变化、新技术的演进既给新创企业以各种机会,也给新创企业各种失败的压力。学生应该以积极、开放的心态分析各种失败因子,而非像传统课程回避失败,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分析。为此,应特别提倡案例教学法,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恒温器的设计,传统封闭式教学是这样的:如果房间温度太低,恒温器就会打开;如果房间变得太热,恒温器就会关闭。在这种模式下,学生只要记住恒温器(各种理论)的适用条件,然后根据环境变化具体应用即可。而开放式学习则要求对恒温器本身的编码提出质疑,为什么它要设计成能够测量温度?其测量机制是什么?在此基础上,再考虑调整温度这一环。因此发生错误、失败时的纠错机制不是采取单环的对应,而是采取改变控制基础的机制,在此基础上再采取行动。例如对安然公司失败的案例分析,教师不仅要求学生分析其背后的公司治理机制,还要求学生考虑社会伦理对CEO操纵财务报告的影响、美国资本市场制度对公司治理的影响等。通过这样的案例分析,学生遇到新的案例情境,如中国的三鹿集团在婴儿奶粉中添加三聚氰胺的案例时,就会在CEO决策的背后发现各种制度的制约。

    案例教学法通过这种开放体系的描述、呈现与分析,可以让学生“恍然大悟”、“豁然开朗”。正如社会学家马库斯所认为的,社会科学的使命就是要能善用方法帮人类看到“第二度空间”。一般人只看到第一度空间,但是社会中常存在某些不为人所知的意识控制或“潜规则”,例如三聚氰胺案例所揭示的牛奶全行业的快速成长中的恶性竞争、添加物质潜规则背后的企业家道德伦理的缺失等。案例分析应帮助学生看到另一环路的“第二度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案例教学不是帮助学生试图去回答问题,而是重新“发现”问题,重新“认识”问题,用开放的问题培养创业家对环境的洞察力。

    ●创业心理课程。创业往往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与时间压力,也会给创业者各种心理焦虑与自我怀疑,这可能是为什么各种迷信(例如“赵公元帅”的布置)、风水在商业中大行其道的原因。良好的创业课程应能帮助学生克服各种心理障碍,帮助学生调节压力,提高面对各种压力与失败的挑战能力,并教授学生如何走出商业失败、康复心理等。

    ●社会资本与人际沟通课程。在中小企业创业中,社会资本与人际关系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但商学院往往不教授这类社会学的重要发现,在Facebook、LinkedIn变得越来越重要地联系这个“小小世界”的今天,创业课程应教授如何通过人际网络发展可信任的商业关系与协作。同时,商务沟通在赢得风险投资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商业计划书。沟通传播课程也应是创业课程重要的一环。最新的《管理学会学报》刊出陈晓萍等三位教授的研究《商业计划书展示中的创业激情和准备》,该研究发现在商业计划书在风险投资家前展示、获取融资的过程中,深度的思考力、逻辑一致的说服力比热情洋溢的表现力更为关键。

    针对这些开放式分析技能、社交技巧的需求,商学院也应改变教学方式,例如邀请创业家参与课堂,总结、分析、学习其创业经验;像义乌工商学院创业学院那样开放教学场所给学生实际创业,让学生在实践中冶炼商业经验。另外还可以引进北美商学院广泛采用的一些商业模拟软件,例如哈佛商学院的“开启高风险业务”软件(Launching a high-risk business)、加拿大MediaSpark公司的“GoVenture”(www.goventure.net)、美国马里兰交互技术公司的“商业圆盘:如何开启与经营小企业”(www.businessdisc.com/)。期待有识之士引进中文版或本土化这些模拟软件,帮助学生在具体的商业情境中冶炼创业技能。

    25年前,一位叫迈克尔·戴尔的学生在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校舍Dobie中心东拼西凑了1000美元,开始创业;而今天哈佛大学教授Khanna将中国与印度的崛起归功于“十亿创业家”,正是他们顶起了全球经济的脊梁。当华为将摆地摊卖梳子作为入职培训的第一课,中国商学院应该意识到是该高调地大力开发和推广创业课程的时候了!

    (作者为达拉斯德州大学全球战略管理博士研究生。电邮:sunli@utdallas.edu)

  • 加入收藏
  • [ 作者:孙黎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顽强的上升曲线2009-06-20
    · 港交所看上了李小加什么2009-06-20
    · 雷富礼退居二线2009-06-20
    · 自利乃社会之福2009-06-20
    · 中铝惜败天价交易2009-06-20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