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炳皓:人的心灵也要吃饭

    时间:2012-04-30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描述程炳皓是件很困难的事,解释他的成功更是让人伤脑筋。

    他的成长经历不够坎坷和传奇,他的创业故事不够惊险和刺激,他的行为举止不够激烈和抢眼,他的言论不够煽动性和话题性,他的思想也不够深刻和前卫,甚至——关于营销、关于市场、关于管理、关于财务,他根本没什么思想,也没什么概念,他暂时还没搞懂上市是怎么回事。

    总之,与那些天生的领袖、冒险家、演讲家,比如金志国、张朝阳、马云相比,程序员出身的程炳皓,实在是太平淡无奇了。即便与同样技术出身、不善言辞的李彦宏和马化腾相比,程炳皓也显得缺乏野心和雄心。据说商场如战场,程炳皓却在其中目不斜视、气定神闲地、沉默专注地走自己的路,没有当明星的欲望,没有当将军的志向,不冲锋也不拼杀,一副“承让、承让”的书生姿态。甚至,放弃新浪网首席技术官的职位,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创办开心网,这个重大的人生转折在他嘴里也云淡风轻,似乎不过是换了个地方上班而已,并没什么艰苦卓绝或者运筹帷幄可言。

    这和开心网病毒式的传播速度、黑马般的崛起姿态,实在是反差太大。在Alexa全球网站流量监测排名中,开心网以最短的时间、最小的规模,挺进中国网站流量的前十位,成为中国第一大社区网站;而在2009年的年度词汇里,“偷菜”与“躲猫猫”、“七十码”等社会事件并列,成为本年度唯一一个来自企业的热门词汇;小品演员郭冬临宣称要将“年轻朋友们喜爱的开心网”,编进他今年上春晚的节目里……

    开心网几乎已经成为一个传说,程炳皓却仍然是个面目模糊的谜。面对关注、质疑和躲不过去的追问,他总是一脸认真地用一句周星驰式的口号做回答:其实,我只是一个工程师。

    实际上程炳皓已经不写代码很多年。早在新浪网时期,他就完成了从程序员向管理者的进化,创办开心网则促使他从管理者向领导者转身——这两者是有区别的,程炳皓说,管理者意味着你是面对所有员工,管理好他们,不需要过多的想象力和方向感。而领导者的责任在于,要带领员工们心怀梦想,勇往直前。

    但无论在新浪网或者开心网,无论打工或者自己当老板,程炳皓的工程师底色始终不改,他仍然是当年那个痴迷于计算机的少年。正是对互联网技术不变的忠诚和迷恋,引领他走到了今天。

    程炳皓跟时代的关系很复杂。他感激这个时代。他说像他这样一点不像商人、中专学历的人都可以创业,并且成功,实在是这个时代的进步。但他也或多或少因为时代而留有遗憾。如果不是1980年代的中国社会,城市户口对一个人而言极其重要,程炳皓以他出色的数学成绩,本应该上大学,而不是读中专。

    但当时那个时代导致他没能读大学的遗憾,并没有阻碍他追随自己的兴趣,放弃中专时的核化学专业转入互联网业,也没有成为他在新浪不断升迁的羁绊,“在新浪,我的主管考虑我做什么工作的时候,不会把我的简历调出来,看我是什么学历。”程炳皓说,这都体现了时代的进步和这个社会给予个人的宽容和机会。

    不像改革开放后第一代的创业者,还背负着第一桶金从何而来的原罪拷问;不像国企背景的企业家,无论如何绕不过产权纠结;也不像田溯宁、张朝阳们,在自己的而立之年回到中国开始创业时,不仅自己一穷二白,面对的市场也是一片空白。生于70后的程炳皓,在30多岁的黄金年纪开始创业时,不仅自己小有资产,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也已成一片富饶之地。

    这让程炳皓的故事少了可歌可泣的色彩,也让他和开心网的成功变得费解而令人意外。他没有前辈创业者们长袖善舞,也没有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所必备的八面玲珑,而是以自己单一的兴趣、技能和追求,来面对这个不断刷新的信息时代。他希望以自己的工程师思维,摆脱前辈的某些纠结,实现超越。

    “现实世界流行零和游戏,就是通过压制别人来成全自己的这种博弈。就像在一个页面上,客户和用户似乎永远不能两全,要么让客户满意放很多广告,要么让用户舒服少放广告,”程炳皓说,“但是工程师的思维会不一样。既然有冲突、有博弈,在我们工程师看来,就说明这个东西存在缺陷,不够完美。那么,你应该有一种新的解决方案,创新的做法,把这套有缺陷的东西重新改建。”

    程炳皓认为自己目前在开心网的实践,已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实现了这种超越。在充分照顾用户体验的基础上,精心设计广告,使得用户、流量和广告收入相得益彰地增长,“我们第一个月的广告收入是100万,到现在已经翻了十几倍,明年就可以实现盈利。”

    这就是程炳皓强大的方法论。工程师的单薄底色没有成为局限,反而成就了程炳皓和他的网站。用西方的“KISS”原则(Keepitsimple,stupid!)来解释,我们终于找到程炳皓成功的答案:他胜在足够简单。

    简单的不仅是程炳皓的工程师思维,以及开心网这家公司的基因和架构,还包括程炳皓的价值观、追求和生活态度。

    看到太多中了巨额彩票却最终家破人亡的新闻,看到那些有钱有权却得不到儿孙孝顺与天伦之乐的人,想到他自己在新浪时,也曾变成了某个结果的俘虏因此无比痛苦,程炳皓会用开心网上的流行语感叹:“杯具 (悲剧的谐音)!这是人的迷失。”他说开心网就好比是给人的心灵吃饭,希望更多的人打开自己的心,彼此安慰和交流,珍惜亲情和友情。

    而程炳皓在创业之时,不惑之前,就已经在自己的世界实现了和谐与和解——兴趣、事业与家庭的和谐;与己、与人、与时代的和解。他生活简单,阅读广泛,尤其喜欢历史。

    “如果清政府没有罢免林则徐,而是继续重用他,鸦片战争的结果会不会改写?”程炳皓今年最喜欢的一本书,不是商业类的畅销读物,而是茅海建在1995年写就的《天朝的崩溃》。他说历史给了他一种多维度的思考方式,“从历史的角度看,开心网被更创新的事物取代,也是必然的。只要我尽到了我全部的热情、才智和努力,那么到那时候我也会很高兴的。”

    70后的程炳皓,会成为下一个十年另类成功的典型吗?他的技术雄心大于商业野心,他的兴趣动力大于现实压力,创业对他而言,既不是冒险的赌局,也不是无所谓的游戏,而只是服从自己内心的指引,全力以赴,又心如止水。

    访谈

    经济观察报:开心网为什么受欢迎?能受欢迎多久呢?它不是我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吧。

    程炳皓:人们上开心网,不会像吃饭一样是每天必须的。胃一天不吃饭会受不了,但是一天不上开心网,并不会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和交流,就像是给你的心灵喂东西,人的心灵也是需要吃饭的,心灵不吃饭,跟胃不吃饭一样会受不了。即使没有开心网,人每天在生活中依然会遇到很多问题,感受到各种压力,即便再忙,也一样需要找人倾诉,需要安慰。我们就是把这种现实生活中的需求,搬到线上,形成线上的一种社交。它其实是把虚拟跟真实结合起来的一种新生活,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它突破了现实生活中的某些局限,创造出了现实生活需要但是难以达到的一种状态,它让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变得更容易了。

    我为什么要做开心网?开心网是什么?其实开心网给用户带来的最大价值是精神上、心灵上的。我就是希望人们能想开点,我看到生活中的很多悲剧,都是人的迷失,其实亲情和友情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

    经济观察报:但是很多人沉迷在开心网,反而影响到了现实生活。媒体对开心网的道德追问,你是什么态度?

    程炳皓:看到媒体对我们的这种批评,我第一个反应是:如果一家川菜馆很辣很好吃,让很多人着迷,即便上火、胃不舒服,也仍然每天要去吃,我们会不会责怪这家川菜馆呢?肯定不会。那为什么对开心网有这样的道德要求呢?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开心网的用户太多了,影响太大了。同时它是个新生事物,人们对新生事物的态度总是警惕的、怀疑的。不像川菜已经流行了很多年,人们发现它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有时候确实是这样的,一种新的机制、新的技术手段、新的沟通方式,它在满足人们某种需求的同时,也带来一些新的问题,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物质的进步不是一切,技术的进步也不是一切。人类拥有的技术手段越先进,就越需要有足够的智慧,越需要冷静、理性地管理我们的生活。

    我认为这个信息时代有两个特征:一个是信息的碎片化,第二是信息的交流越来越快、越来越频繁、面对的受众越来越多。但这种碎片化,并不是互联网带来的,而是人的本质其实就是这样,人的思维本身就是发散的、跳跃的,只是以前受到了局限。

    经济观察报:所以,进入互联网时代,我们生活的这种碎片化趋势,其实是正常的状态?

    程炳皓:我认为这种碎片化的生活是可以管理和解决的,这种反思也是必要的,不能一味地随波逐流。技术本身没有价值取向,有价值取向的是人。新的技术不断催生,人们确实需要思考怎么把技术用好。

    所以,当我冷静下来,我觉得媒体对开心网的质疑,也促使我们从多个角度去看问题,是对我们的一种提醒。

    经济观察报:你怎么判断未来五到十年中国互联网业的格局?有人说,互联网业在中国发展了十五年之后,现在基本上江山已定,就是腾讯、百度、盛大等等几家。

    程炳皓:对于互联网业的格局,我并没有太多思考。说实在的,我现在也想不出新的东西,但是根据我对信息技术的看法,我觉得它还处于高速发展中,至少它还远没有进入成熟期。

    其实2000年以后,特别是02年到03年,当时大家也觉得江山已定,就是新浪、搜狐、网易这三大门户的天下了。那你看看现在是怎么样?我们之所以觉得江山已定,往往是因为我们的想象力不够。我们看到的都是现在的东西,想不出新的东西,以为它就是这样了。

    你看现在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用户在网上做的事情,以及互联网公司收入规模的增长,从各个方向来看这个行业,都还在高速发展,这种高速发展当中一定会不断有创新。谷歌的创始人曾经讲过一句话我很同意,他说技术和社会改变的速度,永远比人们想象的快。

    经济观察报:那么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和核心竞争究竟体现在哪方面?技术创新还是文化理念?

    程炳皓:互联网它首先是给人用的,那么它就有很强的文化因素在里面,同时它又是一个技术不断改变、创新和提升的过程,当然它就跟这两者都有关系。在应用这种技术的同时,这种技术要往哪个方向走,它是要跟人的需求、跟文化相结合的,所以它是两者的结合。

    经济观察报:当初离开新浪自己创业,你有没有过创业失败的担心和恐惧?

    程炳皓:没有。其实我只不过是从一个大公司离职了而已,我有房子,我已经保证家人的生活,我只不过把我积攒的钱拿出来,我并没有弄到倾家荡产。做不成的话,最起码我可以再找一家公司去做技术主管。

    我觉得我个人的情况,其实很说明这个时代。你期待的那种很冒险、很戏剧性、背水一战的个人创业,发生在以前,现在可能更多的情况是我这样子的。这个时代已经给了人们一个比较好的创业环境,创业的机会成本不那么大了,你可以用比较轻松的心态去创业。做不成也没有什么,不会给你带来悲剧性的结果,你仍然有机会。这确实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种进步。每个人都有了更大的自由度,社会给你的机会越来越多。其实我这一路都是暗合了时代的特点和信息技术发展这个大背景,我都是凭我的兴趣和感觉来选择的。

    经济观察报:所以你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

    程炳皓:我觉得中国社会的这种发展和成长肯定是在往好的方面走。当然,社会变化是多方面的,会让个人面临很多不同的东西。在大部分情况下,人们应该调整自己,积极地去面对这个变化。

    你曾经写过,说程炳皓这个也不会、那个也不会,他都能成功。我觉得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进步。倒退几年,我觉得我去做公司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我不是那种传统的商人。

    经济观察报:当初没有心理负担的话,现在呢?公司越来越大,有这么多员工,还有投资方,这个时侯会不会有恐惧,担心有些事情无法把握,超出了你的掌控能力,失败了怎么办呢?

    程炳皓:我倒没有那么懦弱。我觉得确实有压力,有一种责任感。但是,这可能跟我的个性有关,我属于碰到一个极其困难的事情,我会很高兴。我在20来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是这样的。

    经济观察报:什么意思呢?如果有一天开心网用户大量流失,你的公司维持不下去了,你也很高兴?

    程炳皓:如果真到那一步,我不可能是欣喜若狂的,但是我想我可以做到平静,我还会是一种比较乐观和满意的心态。我觉得人最重要的是内心的平静。人做所有事情最重要的是要让自己的心能安宁。不管这个事情它最后结局怎么样,只要我确认尽到我的努力了,我没有懒惰,没有胆怯,我尽了我全部的热情、才智和努力,最后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会心安的。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达到一种超越,“以入世的精神做事,以出世的精神做人”。我做这个事情是很认真的,但是成功与否不是我能全部掌握的。如果做这个事情我已经尽了我的全力,而它没有如我所预期的那样发展,那么我也应该很高兴。

    经济观察报:那你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呢?

    程炳皓:我自己的定义吗?如果说我自己现在成功,我觉得就是我去做了我内心中最想做的事情,并且尽力去做。我问心无愧了就很安心,这就行了。这就是我的追求。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这个时代什么样的人更容易成功?比如说是冒险家还是什么人?

    程炳皓:如果按照我的标准,在哪个时代都一样。可能我的标准跟别人不一样。我的标准就是,你要很真诚很勇敢地去面对你内心当中的那个东西,不管别人怎么样,你就按照你自己内心的这么一个指引去做。

    经济观察报:但是你和开心网的成功,让我想起上学时老师说的那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不是这个数字化生存的信息时代,像你这样的理科生、工程师更容易成功?

    程炳皓:马云是学英语的,他不是理科生吧。曹国伟是学新闻的,也不是理科生呀,所以这个不是问题。而且我觉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句话很有问题。

    对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我觉得这句话把所有东西给倒置过来了,它强调知识的重要,并且是理科这种知识的重要。但实际上,这种知识在你真正工作之后你会发现它是最次要的。比较重要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比这个重要的第一个是你的学习能力。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它最大的特征就是,知识的更新换代特别快,你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基本上工作当中不会直接用到。所以,其实上学的时候,比学会知识更重要的是,你要学会一种所谓方法,就是你的学习能力,这方面是更重要的。第二个比知识更重要的就是你的个性、心态等等这些方面,就是所谓的情商。

    经济观察报:你觉得你的情商怎么样?

    程炳皓:在进步吧!智商可能很难提高,是天生的。但是情商可以通过努力得到很大的提高,我觉得我一直在努力进步。

    有的时候人们把情商简单理解为人际交往能力,似乎跟你初次见面就能立刻拉近关系,这就是情商高。但我认为情商其实是强调你对自己情绪的管理能力,包括你的个性和心态等等,这些很重要。所以我觉得,对自己情绪的管理能力,个性和心态方面,是可以通过努力去不断进步的。

    经济观察报:情商里面不包括沟通能力吗?你觉得你的沟通能力怎么样?

    程炳皓:以前肯定是不太好。现在,比如我跟你沟通没有问题,但是如果在一种众人瞩目的场合,要我去表现的话,我还是不擅长,这跟我的个性不吻合,我感觉不舒服。还有就是那种很多人在一起的应酬,很喧闹的环境,我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那种场合我也不太喜欢。

    经济观察报:那么对一个管理者而言,你觉得最重要的能力应该有哪些?

    程炳皓:我觉得我们公司没有单纯的管理者,更合适的一个词是领导者。你能感觉到这两者的差别吗?管理的意思是说我管着你们,领导的意思是说我带着你们走。这两个是不一样的。

    管理者这个词儿更像是以前的那种生产车间,每一个人都在流水线上工作,我作为管理者,要让你们做得快一点,做好,不许调皮捣蛋,不要出问题,提高生产效率,这就是管理者的工作,不需要你有什么新想法。但是,我们这种企业需要的是领导者。它需要有一个方向感,我们现在在这里,我们要往哪里去,应该怎么走,它可以有很多条路,也许目标还比较模糊,还在摸索,也许你走了这条路,发现不对,退回来又走另一条路。反正就是你带着一些人要去那里,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这种企业需要的,它叫领导者。

    经济观察报:那你要把开心网带去哪里呢?大量机构入驻之后,有人说开心网变成一个新媒体了。

    程炳皓:我肯定不是你们媒体中人,我不懂媒体是做什么的,开心网也做不了媒体的事。但是我们可能确实跟媒体这个行业发生了关系。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像以前你是通过报刊亭卖报纸,后来通过手机发给用户一样。我们就相当于做手机的,不是办报纸的。

    可能你是媒体的,你只关注到媒体入驻开心网,其实还有大量的公益活动和慈善机构进驻开心网。以前人们想做慈善,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去哪里找谁,现在在开心网上就很方便。我以前都不知道竟然有那么多各式各样的慈善机构。所以说开心网就是一个平台,我们还是一个工程师的团队,在做工程师的事。

    经济观察报:那么作为一个工程师团队的领导者,需要什么素质?

    程炳皓:这个很复杂。我觉得你至少应该知道大概该往哪儿走,然后根据情况发展不断去修正这个路线。不一定你的业务要最强,但至少应该比较强,在大方向感上要比较好。有了这个方向感,再去建设一个强大的团队,让这个团队的力量发挥作用,一起往那个方向走。

    经济观察报:方向感就够了吗?所谓智慧、勇气,这些东西呢?

    程炳皓:我觉得智慧、勇气这些东西,就像孔子讲的,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这对所有人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三点我都还不够,都还在努力。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经济 东西 技术 工程师 管理者 媒体 用户 事情
  • 相关推荐
    · 陈绍鹏:移动互联网方面将成为技术创新领导者2012-04-30
    · 酷6网李善友:视频网要“技术立网”跟进正版化2012-04-30
    · 汉王刘迎建的新媒体尝试2012-04-30
    · 谷歌高管加入美国国防部 负责社交媒体2012-04-30
    · Sun前CEO欲写自传 称经济危机是Sun被购主因2012-04-30
  • 最新消息
    · 汽车之家VP马刚离职创业2015-07-28
    · 果壳电子许鹏:传统手表与智能手表不是对手而是伙伴2015-07-24
    · 任天堂董事长岩田聪因癌症病逝 享年55岁2015-07-13
    · 短信之父因病辞世 曾称短信将永久存在2015-07-03
    · 马云当选全球互联网治理联盟理事会联合主席2015-07-01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