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韩坤:直播大战半年内决胜负

    时间:2016-07-15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像团购时的百团大战,像打车时的O2O热潮,移动直播火得史无前例。

      “最多到年底,直播大战就会见分晓,很多平台可能难以为继,会面临大洗牌”、“未来手机里容得下几个直播App,这就跟手机里会装几个微博一样。”

      说这两句的话人,是韩坤。

      韩坤何许人也?韩坤是一个说话略带口音的连续创业者,韩坤是一个额头宽厚、看起来朴实无华的董事长,韩坤曾经的身份是搜狐ChinaRen总编、酷6联合创始人。

      现在,韩坤则是一下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和CEO。自2011年以来,这家产品名比企业名更著名的公司先后推出了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

      秒拍是短视频分发平台,在长视频争夺战此起彼伏之际,韩坤就从上市后的酷6退出开始了短视频创业之旅。而目前,秒拍是短视频领域最大的分发平台——整个微博的短视频都来自它们。

      小咖秀也是潮流引领型的爆款产品,在去年5月上线后,金星的“橙汁”和宋小宝的“海燕呐,可长点心吧”的模仿秀风靡一时,这个主要靠搞怪创意内容和全民模仿的产品一度让一下科技的服务器提心吊胆了一把。

      但比起秒拍和小咖秀,这家在短视频领域、移动视频领域的“独角兽”,却在推出直播产品“一直播”的动作上慢了一拍——在直播App已达上百个时,韩坤和他的一下科技才在2016年5月宣布上线第三款产品“一直播”。

      来晚了?

      韩坤对此可并不赞同。他告诉新浪科技3点:一、最多到年底,直播大战就会见分晓,大洗牌无法避免;二、如果问手机里装得下几个直播App,就跟手机里装得下几个微博一样;三、微博直播就是一直播,一直播就是微博直播。

    资本追捧 直播火热

      直播到底有多火?一组数据告诉你:在创投行业数据库IT桔子上以“直播”关键字搜索,能搜到234家创业公司。公众号“新媒体课堂”的统计则发现,116个现有直播平台中,近三年成立的比重占60%。也就在近一年内,腾讯、YY、陌陌、小米、优酷等数10家成熟公司高调进入直播领域,这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直播并非新概念,早在PC时代就有成功上市的9158及YY。2014年开始,游戏领域出现的斗鱼TV、战旗直播等让直播领域升温,随着国民老公王思聪创办熊猫TV、映客直播、熊猫直播、全民TV等新一批App的兴起,直播开始走向全民化。

      直播火热的背后,是资本的狂热追捧。根据 “新媒体课堂”的数据,在其统计的116个直播平台中,有108家获得融资。其中处于天使轮融资的有19家,Pre-A轮融资的有32家,获得B轮融资的8家,C轮融资的有2家,另有8家被并购,还有6家所属上市公司。

      对于这种追捧,投资了映客直播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认为,移动直播已经来到引爆点,因为这个场景完全符合天时地利人和:第一,手机性能足够用来做视频直播;第二宽带速度够快,资费很便宜;第三,PC直播已经教育好了用户。

      此外,最重要的是,直播看起来前(钱)景无限,值得投资人冒险。“现在看,移动直播是今年大风口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直播有可能成为所有网站的标配。更重要的是,直播赛道能够诞生百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这个参照坐标是PC互联网时代的YY。YY估值是30亿美元,是半PGC,移动直播平台面临的用户更广,市值能到达到百亿美元。” 朱啸虎说。

    烧钱生意 洗牌将至

      但这也是问题所在,全民创业下尴尬且隐而不宣的事实是:投资人有所好,创业者有所效。这也是视频领域深耕十年、连续创业的韩坤认为“百家直播”必定不会长久的第一个原因。

      “在中国就一直有这样的现象,什么东西热了,然后大家都会做,到最后谁做得好,谁能够真正成功,主要是看谁有资源实力和团队执行力。现在的直播的现状是:我们观看直播就在消耗钱,直播的成本非常高,有很多直播平台没有VC就撑不下去了,因为它就是专门to VC。”韩坤说。

      直播太烧钱,是韩坤认为年底前会大洗牌的第二个原因。他坦承:“现在大家都在做直播,多数时候会谈到各方面收益,但直播的成本非常高,哪怕我们每天有非常大的流水,但服务器、带宽也会消耗我们巨额的成本开支,如果不能产生正向现金流,单纯依靠VC的资金,那很多凑热闹的直播平台,就很难再持续发展下去。”

      韩坤并未进一步透露具体的成本开支,但直播烧钱在业内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从上市公司YY的财报里也能寻得一些端倪。根据欢聚时代(YY)公布的财报,其旗下的移动直播平台虎牙,2015年4个季度分别营收5500万元、8530万元、8240万元和1.336亿元,但以YY分成和内容为主的营收成本,却分别支出了6.727亿元、8.333亿元、9.055亿元和8.073亿元,据接近YY的人士透露,目前主要开支来自虎牙直播的成本,而且其中大头是服务器和带宽成本。

      该人士还就此告诉新浪科技:“直播现在面临的亏损对于有着强大资本支持的平台还可以勉力承受,而更多中小直播平台则只能沦为在烧钱模式下的‘炮灰’。”

      但有资本支持就够了吗?韩坤说社交和视频内容分发巨头进入的时候,小平台在流量获取上就会变得举步维艰。这是他认为洗牌将至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关键的原因。这位一下科技掌舵者言下之意指的是微博和秒拍的切入,将改变整个直播战局。

      实际上,作为“流量型”的商业模式,如何快速获取用户成为直播平台的首要问题,这一定程度上也能解释为何直播平台的“低俗直播”屡禁不止的原因——只有游走在中国的灰色地带上,才能迅速获得关注度。

      在最严直播监管条例出台后,导流的另一大利器变成了明星和网红,而如何保证这些明星和网红在该平台独家直播,成为了直播平台考虑的另一个重要问题。

      为此,直播创业者们一方面拿着VC的钱买服务器和带宽,另一方面高价邀约明星,签约网红及网红背后的公会,甚至为了造成欣欣向荣的局面,用机器人刷流量,营造直播火热的表象成为行业潜规则——归根结底,这是直播突起的恶性循环:为了拿钱发展需要刷数据,刷数据拿到钱后需要更大的数据。

      韩坤认为一直播可以跳出这样的恶性循环。一方面是微博和秒拍有天然的流量优势,特别是拥有2.6亿规模月活跃用户的微博,是天然的流量聚集地;另一方面是明星资源和网红,虽然一直播的方向是全民直播,但在具有号召力的明星和网红方面,微博同样是天然的阵地,甚至大部分明星在其他平台直播时,最后还会不断号召粉丝和受众关注自己的微博。

      “一直播通过微博获得了独家的明星主播与庞大的粉丝流量。在博客和微博崛起的过程中,明星是将其线下的粉丝带到线上。现在则是明星把微博上的粉丝带到一直播来。举个例子,姚晨参与‘爱心一碗饭’的公益直播,一直播是让姚晨在微博上的7900多万粉丝看她直播,一个粉丝头条就可以覆盖几千万用户,然后从中沉淀。其他直播平台则需要通过烧钱宣传让用户知道,然后用户还要下载、登陆,二者对比难度可想而知。”韩坤解释称。

      另一个可以参照的例子来自国外,社交巨头的进入往往会让拥挤的赛道里的大部分玩家出局,无论这些玩家发力有多早。美国最著名的例子是:2015年初成立的创业公司“Meerkat” 被称为手机直播鼻祖,在无限风光中完成巨额融资,但很快Meerkat就迎来了巨头对手:社交平台Twitter开始扶持收购的直播应用Periscope、Facebook开始大力推广Facebook Live。在新用户增长为负数后,Meerkat于今年3月选择关闭。

      归结起来说,在直播这个被“钱”和“流量”扼住喉咙的行业,稍有一项撑不住,项目翻篇成为过去式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对于一直播来说,目前已经拿到了微博的资源和全力支持,“微博直播就是一直播”韩坤说。

      对于这个未来严重附着在社交关系上的产业,韩坤认为,对于综合性直播平台来讲,未来的行业格局将是:手机里装得下几个直播App,就跟手机里装得下几个微博一样。

    钱景无限 广告变现

      那有没有可能不靠VC续命,靠商业营收免于被洗牌呢?毕竟现在每个平台在号召直播和鼓励成为网红的时候,看起来可观的“打赏”收入是最重要的吸引力。

      韩坤认为打赏为主的商业模式,目前只是“流水”,但还无法产生正向现金流,因为带宽、服务器以及市场等在内的成本高得吓人,平台靠主播打赏所得实现盈收根本不可能。这也意味着,烧钱仍是当前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直播行业主题。

      不过这并不代表直播的商业模式“就这样了”。韩坤认为,除了业已成熟的打赏模式,广告模式也会是直播行业的重要营收来源,此外,值得期待的是消费升级大潮下的电商营收模式。

      作为最早一批视频行业从业者,韩坤认为打赏模式是对过去视频秀场场景下的继承和嫁接,对于直播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已经较为成熟的商业模式。但这个模式的问题在于,手机直播和PC直播的体验有所不同,照搬伴随秀场产生的打赏模式会在“喜新厌旧”的情况下不可持续,因为比起PC直播来,用手机观看直播更加随意、普遍,不需要专门的场景。

      对于这个问题,韩坤认为直播内容沉淀后,可以接入视频平台成熟的广告模式。“比如一个小姑娘,直播的主要方向是讲段子,那在直播后这些内容就会成为秒拍的内容沉淀下来,一段段续接起来,因为秒拍上有大量的播放量,完全可以接入不影响用户体验的贴片广告,对于平台和网红来说,这种商业模式都是可持续的,直播次数越多、总时长越长、内容越多,广告效益越明显。”

      贴片广告之外还有冠名和品牌广告。据一直播方面透露,就在姚晨直播红烧肉期间,有不少广告商希望通过冠名、植入和贴片等形式参与。“这样的内容只有我们能做,我们产生的价值不只是姚晨在直播上面总观看人数有多少,而是我们的视频矩阵观看量是直播的5倍。为什么5倍于它?因为姚晨直播视频可以分成很多小段,放在秒拍上,秒拍上每一个播放量都有几百万,秒拍再分发到微博上,微博上又有很大的播放量,这是我们形成矩阵的价值,这是我们商业模式很重要的一部分。”韩坤说。

      此外,对于直播未来较为重要的商业模式,韩坤认为电商的接入值得期待。这种电商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直接的专业知识的付费直播,“比如有个人专门直播,告诉你今天买什么股票。”

      另一种则是为电商平台和电商品牌导流,但韩坤也罕见的霸气外露地表示:“围绕电商的直播核心是流量获取,这个事情如果我们做不了,那其他人更做不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一直播有微博,微博直播就是一直播。”

    监管严格 娱乐至上

      此外,韩坤还谈到了平台监管的问题——这是直播平台们发展和谈商业模式前绕不过去的重要一关。

      因为国内法律和道德方面的原因,长期以来关于“性”的话题总是处于灰色地带,但同时也在直播导流的过程中被平台和网红们利用,除了变相性暗示的表演,甚至还出现过直播“造人”。

      这样的案例的结果是,让直播被监管部门彻底盯上,出台了最为严厉的直播监管政策,其中条例甚至可以决定直播平台的生死。这对直播平台来讲是巨大的考验,因为内容太多,视频比起文字和图片,监管更加不易。

      但韩坤认为,一直播在监管方面不会犯错,而且还会主动配合监管。“因为一直播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资源,而且目标就是做最大的直播平台,不会为了博眼球和导流量去做傻事。其次,一直播有酷6创业的基因和经历,对于视频如何监管,我们有非常完善的技术和措施。”

      “那未来一直播上的内容重心会是什么?”新浪科技问道。

      “还是会偏娱乐,做泛娱乐类、垂直生活类以及用户息息相关的内容,解决大家的需求,为网友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做有价值的直播平台。”韩坤回答说。

      这让人想到采访前的寒暄,当新浪科技问韩坤,一下科技搬家到望京后的办公室非常高大上时,他憨厚一笑,表示现在来一下科技的明星太多,不能像过去在五环外一样“土”了。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 网络直播平台涉黄被停业 主播脱衣明码标价2016-07-14
    · 敲开Live时代大门 七牛说:视频直播只是开始2016-07-14
    · 直播大时代来临,未来它将比微信更火爆!2016-07-13
    · 《营销你来说》独家解密品牌如何借势直播2016-07-13
    · Twitter直播业务再下一城 获彭博电视节目直播权2016-07-13
  • 最新消息
    · 韩坤:直播大战半年内决胜负2016-07-15
    · 冯幸解读何谓生态手机?2016-07-04
    · 施密特:下个千亿美元市值公司将出在哪个行业2016-06-30
    · 贝索斯:地球上的重工业都该搬到太空里去2016-06-13
    · 程浩:谷歌制定VR标准,大幅降低手机厂商进入2016-06-07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