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乐陪:写字楼里的幼儿园

    时间:2017-05-27    来源:《IT经理世界》    作者:刘晓芳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3-乐陪:写字楼里的幼儿园.jpg

     “中国幼儿教育至今不能拿专业的知识说话。”巴西籍华裔Samuel Liao说,他曾经听一个爸爸在微信里讲不能打孩子,其中有一个理由是会让孩子的心灵受伤,觉得很不以为然。“心灵是什么,美国哈佛大学儿童研究所已经在研究一个社会的竞争力需要提高多少大脑链接点,中国的早教为什么不能再科学点?”

    父亲是台湾人,自己出身在巴西,长大后回到北京大学念本科,硕士是在美国杜克大学念的法学,毕业后去了华尔街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了一年多的资本市场工作,拥有多元身份的Sam一口标准的内地口音,脑子里装的是西式思维,骨子里却流露出台湾人的旧式情怀。

    “中国人的成长轨迹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基本都是既定的,幼儿教育是最能改变一个人的地方。”Sam说。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他希望在未来3~5年内能影响中国几万甚至几十万家庭的事业、生活、孩子的教育,还有一代人的成长。

    2017年2月,由Sam创办的乐陪教育首个教室在北京朝阳优唐对面的写字楼里正式开业,目前刚有15名儿童入园,但是,开业当月即已达到收支平衡,次月开始盈利。

     
    规模化的悖论
     
           2012年,Sam离开华尔街律所,希望回到中国来创业,因缘巧合,他听了一场台湾教育专家邱曼轩老师的讲座,之后便和邱老师合作,开始投身于幼儿教育。
     
           在最初的创业过程中,他逐渐深刻感受到中西方幼儿教育的差异,他很奇怪,国内的各大幼儿教育机构到现在还在拼引进的品牌有多强大,老师的实力怎么样,可他认为,幼儿教育已经发展得非常完整了,从早期杜威的民主与教育,到维果茨基的支架式教学理论,一直到现在的大脑神经学,好多证据表明育儿是可以非常科学的。
     
           一个爸爸认为孩子被打,心灵会受伤,“家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道理不成立。”Sam仍以哈佛大学儿童研究所的研究为例,通常人的大脑会受到三种不同刺激,正面刺激、负面刺激以及有毒性刺激。如果做对了给奖励,孩子会持续做;如果去挑战孩子行为,会导致孩子大脑链接越来越多,链接多智商自然高。而有毒性刺激,比如打孩子,会直接导致链接切断,所以智商低。所以美国在研究社会竞争力与大脑链接是怎样关联的。
     
            围绕幼儿教育,中国已经发展出来一个庞大的市场,预计到2020年,整体市场规模将接近5000亿元,其中包括公立幼儿园,私立品牌以及各种兴趣或特长班,林林总总,五花八门,而主流的教育模式也有不下十种。虽然规模庞大,但是Sam并不认为这个市场的生态已经成熟。
     
           国内幼儿教师体系大多出自中专或大专师范学校,但是,一岁孩子要能发100个音,两岁能说7个字的逻辑句子等这些专业知识,一线的老师并不十分清楚,而这在世卫组织其实是有规范的。
     
            2013年,Sam再次找到邱曼轩老师,邱老师不仅积累了一套儿童体适能测评体系,而且其主要工作就是做老师培训的。由于双方理念一致,而且都有一份坚定做事业的心,很快达成了合作协议。
     
           当时的想法是做一个高端的定制化儿童教育机构,凭借其核心能力,他们可以做到任何一个孩子进来,在一边玩游戏的过程中,就能一边测试孩子身体适应游戏,运动及周围环境的综合能力,并为其制定一个适合其年龄阶段及个性的高度定制化课程。这样做了一两年,慢慢地别人收不了的孩子,到他们这儿都能收——结果收了许多自闭症或多动症的儿童,学校也越走越偏向于特殊教育。
     
            特教是仅限于针对需要特殊教育的儿童,市场越走越窄众,而且老师培训的成本非常高。另外,受限于传统模式,很难避免由于成本压力不得不过度商业化,不断开分支机构,批量销售课程,最后变得像健身房一样,反而偏离了最初坚持的教育的本质。
     
            一方面很难规模化,一方面又不得不规模化,这让Sam他们陷入了一种两难。而此时,中国的幼儿教育市场正在经历一次历史性的变化。
     
    挑战别人没做过的
     
           在北京生活多年,80后的Sam发现这两年周围同龄的朋友有的已经有二孩了,而且很多人开始自己带孩子。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重要性,而且孩子们需要接受与爷爷辈灌输给他们的不一样的教育。另外随着北京房价飞涨,祖孙三代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成本已经高到普通人承受不了。这就意味着80后90后的父母需要承担得更多,很多女性为了孩子不得不辞去工作。祖辈们正在退出一个典型中国家庭的下一代教育中,而年轻的父母们显然还没找到更合适的方式可以兼顾孩子、家庭和事业。
     
           这让Sam很自然就想到了以前在纽约上班的时候,办公楼里有日托的服务模式。Sam称之为一站式的育儿服务。父母上班时把孩子带到设立在同一个楼里的专业日托所,下班后接孩子一起回家,上班闲暇之时,还可以去看看孩子玩得怎么样?如此,孩子们既能被照顾,又能接受专业的课程教育,增加了父母的亲子时间,也省去了家庭雇请保姆接送孩子的费用。
     
          2016年10月,Sam一个人跑到国贸去打听房租价格,结果得知每天一平米20多元,这个价让他只能租个厕所,“没有一个幼儿机构能承担得起。”
     
           恰在此时,他结识了梦想家的几位创始人,他们在北京多个商业区已经开放了16个联合办公空间。这种联合办公空间为了吸引创业公司入驻,有诸多优惠政策,而且支付手段更轻便。
     
           传统的社区店租金通常是押二付六,即一次性交两个月押金,付半年租金,有的甚至要求一年一付,这样下来没有150万元投入什么也做不了。但如果跟联合空间合作,则可以根据不同的模式和空间大小,成本只需六七万元元到15万元,35万元或55万元不等。另外,传统的开店周期传统至少40~60天,有的甚至更长,而在联合办公空间,10天可以开一间店,大大缩短开店周期。
     
           不仅投入成本低,运营成本的弹性也大。Sam发现,联合空间里面350个工位,大概有20~30 个孩子,在0~6岁的阶段。未来只要第一步把空间打造出来,把消费习惯建立起来,最好的模式,可以看需求做定制空间和教师的配比。
    选择联合办公空间,可以打破很多传统的做法,让幼儿教育也可以做到很“轻”,从而降低风险,并极大减少试错成本。这些让Sam开始思考如何真正地改变传统的社区租房、装修、招生、售课的育儿教育模式。
     
           首先,根据场地和需求的不同,他设计了三种不同的教师模型——最小规模的是亲子角,面积在40平米以下,只提供基础的托管服务,配备一个老师,成本控制在六七万元左右;轻型版的面积在40~60平米,最多容纳15名儿童,除了托管,还提供课程教育,至少配2个老师一个阿姨,成本投入不超过20万元;最后一种是未来乐陪的旗舰店,面积更大,可以提供更全面的服务,包括有独立配餐间,可以提供更多特色课程等,这类成本会因情况不同更高。
     
           其次,针对传统社区幼儿机构费用高昂的特点,Sam设计了一些更轻盈的支付方式,不仅不强制交钱,选择也更多样化,按照托育时长和模式区分了不同的价位,其中有首单99元一次的,也有888元可以来8次的,或1688元16次,进一步减少了家长的压力。
     
            经过近半年的准备,Sam逐渐关停了原有业务,并组建了新的创始人团队,今年2月,新创立的乐陪首个教室开业,从开业第二月起即已开始盈利。目前,第二家店也在筹备当中,预计到5月底会开到5 家店,6~12个月之内开一个旗舰店。
     
    比情商和智商更重要的是好好玩
     
           Sam说,当前国内幼儿教育的本质被误判了。许多孩子除了上幼儿园以外,业余还要上6~8个兴趣班,孩子和家长都不堪重负,但其实很多课日常就可以解决了。“我们不能改变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事情,可中国的孩子需要与父母在一起的童年,事业、生活及孩子的教育,是一个人幸福最基础的因素,不需要放弃。”
     
            孩子的成长是大家的事情,Sam希望树立中国第一个品牌,就是一讲到乐陪,“让大家会想到我们是家庭的第一个老师,而且是专业的老师。”
     
            社区幼儿园不改变任何东西,乐陪也不去跟传统幼儿园抢生意,而是提供生活的补充和专业化教育。传统的做法有一个观点,是好的师生比就是好的教育,每4或5个孩子一个老师,很多家长就会觉得这是好的,但Sam认为不一定。因为即使连现在最盛行的蒙特梭利教育模式也没有说过一个教师30个孩子必须要配备几个老师,反而强调一个老师应该作为一个教师的引导者。
     
           仅是引导也还不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教学设计的孙湘,是P.I.E空间的创始人,也是乐陪的联合创始人,她更多强调的是孩子体势能的发展。也就是说,除了IQ(智商),EQ(情商),因为人的动物本质,人还需要有一个好身体,即PQ(身体运动能力)。
     
           她自己创立的P.I.E空间就是在致力于通过对大数据的收集和研究,来开发一套针对孩子的PQ能力测试系统。比如她的最新研究发现,朝阳区3岁半男孩通常能连续跳70个蹦床,这样的孩子前庭发展较好,不容易碰头和跌倒,相应对空间认识能力较强,数理逻辑能力也会较强。如果朝阳区同样年龄段的孩子蹦床数远低于这个数字,乐陪的老师就会建议家长,每天多陪孩子玩足球、篮球或大运动的东西,或者每天在家翻10个跟头。
     
            每个进入乐陪的孩子,都会先要求做20分钟测评,也就是先玩20分钟。老师会给出一个各项身体能力的测评表,每天上课期间,老师也会详细记录孩子的各种变化,只要在乐陪待过的孩子不管时间多长,都会得到一份成长记录。
     
            老师还会根据孩子的能力和个性差异,设计定制化课程,让不同的孩子即使不同的教育背景,也能在乐陪班里玩到一起。同样是玩乐高,精细动作强的孩子,会被分配玩颜色分类,颜色分别力强的孩子,则可能让他主导设计,大家在一起完成一次项目式学习。
     
            在乐陪,老师被要求有两项最重要的能力,一个是记录能力,一个就是课程设计能力。他们并不要求孩子的每项指标都需要超前,而且压根不强调孩子的智商和情商,那都是学科教育以后的东西,0~6孩子主要是玩,认识自己和外界。
     
            乐陪,英文是Let’s Play,Sam说他们的理念就是让孩子好好玩,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未来3~5年,他希望,能在北上广深开500家店,可以影响到几万甚至几十万个家庭。
  • 加入收藏
  • [ 作者:刘晓芳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乐陪:写字楼里的幼儿园2017-05-27
    · 百学汇 做素质教育的“京东”2017-05-27
    · K12创业“热带”2017-05-27
    · 好未来摩比携手MIT媒体实验室Scratch项目 推进少儿创造性学习2017-05-22
    · “达内发现杯“青少年编程挑战赛战火四起,百名 IT小达人来京比武2017-05-21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