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藏在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

    时间:2017-04-27    来源:《IT经理世界》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1.jpg

    艾博·索瓦尔 之华媒体专栏作家,先后为Ad Age、BrandChannel、InterBrand等撰稿。联系方式:info@zhstudio.net

    根据美国生理协会(American Physiological Association,简称APA)最新一项调研报告显示,仅在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的不足半年间,平均被报告的美国人压力指数从4.8升至5.1(APA定义1表示为几乎没有感到或只有很少的压力,10表示压力巨大)——这也是APA自十年前开始该专项调研至今首次出现的一宗压力指数“飙升”现象。

    而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普通人会有29%的概率在一生中的某个节点遭遇心理疾患,其中很大部分——在发达国家的比例为55%、发展中国家则高达85%——事实上得不到其所需要的心理治疗。

    这或许可以解释如今在Apple手机应用商城中能找到1490个致力于缓解焦虑的APP、2193个帮助关系处理的应用程序、948个抑郁症管理软件……再进一步细化的话,则有更多不同分类——

    功能区隔方面,有抑郁诊断型的、情绪追踪的和帮助人们“更加积极思考”的;用户定位而言,除了抑郁之外还包括社交焦虑、进食障碍、恐惧症、产后问题、药物滥用、成瘾等等。还有些APP甚至针对边缘性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精神分裂、双相性精神障碍等复杂症状……

     数字化表型:下一个Big Thing

    在线心理治疗其实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新生事物。早在PC互联网时代,基于网络的认知行为治疗(CBT)就获得了不少应用;很多治疗方案也是通过PC端屏幕间的漫长咨询对话而得以完成。

    然而,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日益普及——为在线心理治疗带来了新的一轮跨越。这使得PC时代无法实现的一系列体验成为可能:包括匿名接受治疗、随时随地的便利化使用、更低的成本、24小时服务以及更广泛的覆盖群体等。

    美国达特茅斯大学精神病学研究中心“mHealth心理健康项目”主任Dror Ben-Zeev博士就表示:“过去我们曾完全触及不到的人群——包括低收入和地处偏远的人们——如今也可以接受到服务……” 籍由各类应用程序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务宛若一道数字生命线,让“藏在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随时就在你身边。

    哈佛公共健康学院心理学家、全美心理学学会“智能手机APP评估项目”主席John Torous同意此观点,他甚至形容心理健康APP如今俨然成为“医疗服务领域的‘荒野西部’(Wild West)”。

    同样来自哈佛公共健康学院的Jukka-Pekka Onnela教授以智能手机数据研究情绪紊乱而赢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150万美元 “新锐创新者大奖”,他本人也是“数字表型”(digital phenotyping)这一新术语的创造者,该词的含义是“使用电子设备对人的行为进行基于时间瞬间点的量化与表型”。

    而这一领域的突破也是助推Thomas Insel(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院NIMH前负责人)2015年跳槽加入谷歌生命科学集团的一个缘由。Insel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他惊叹于如今的科技使原本需要通过血液测试、脑电图扫描等手段来获取生理指征数据的繁琐过程不再成为必需、而是通过智能手机随时随地就能获得上述数据。“一旦发现这块‘可将技术与公共健康的巨大需求相联姻’的领域,我就知道再也无法回头了,”他说。

     尚处“婴儿期”:科技的步伐或快于科学

     然而,对于“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而言,一切都还处于婴儿期。尽管使用APP提升精神健康的支持性证据在不断增加,但很多研究仅限于试验,而试验样本过小、带有随机性,因而不具备广泛的可复制性。与此同时,在试验中往往会忽略“安慰剂对照”这一要素,使得“数字化-安慰剂效应”本身的存在导致了研究人员记录的结果更趋于积极正面。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大多数的APP事实上根本没有经过科学测试。201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比照在APP应用商城中的超过1500个与抗抑郁相关的应用程序,仅有32篇已发表的相关研究论文。同年,一澳大利亚研究团队启用了更严格的标准:经科学文献搜索,仅有8篇已发表的研究论文提到了商业化APP使用对于精神健康状况的影响,且这些文献提及的APP数量不超过5个。

    或许人们并不情愿笃信“技术的步伐往往比科学本身快得多”这一事实。科学本身的发展需要时间积累,当数量庞大的应用软件客观上乃由程序员开发——而没有心理学科学人士的参与、未经过严谨的研究测试的话——那么可以想见,你在智能手机上下载的一款心理健康APP或许“有帮助”、或许“无效却也无害”,但也可能是“游走在欺骗边缘、甚至是有害的”。

    关于“有害性”,具体的风险目前并不被人们熟知。Jen Martin是英国MindTech机构(该机构由政府资助致力于心理健康领域的前沿科技研究)的项目经理,他指出,“往小了说,人们可能浪费掉一些钱财或时间;往大了说,特别是从精神健康的角度分析,有害的APP可能会给予危险的指引、或者阻止人们寻求并获得正确的治疗。”

    此外,方兴未艾的“口袋型治疗师”也带来用户隐私、行业监管、功效过分承诺、同款产品是否适用所有人群等其他维度的问题和挑战。

    心理治疗师:是被动了奶酪的群体吗?

     显然,我们仍然需要有血有肉的治疗师来帮助治愈生命中的痛苦——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抑郁、同龄人的欺凌、失恋的苦楚……智能手机的APP不足以让我们度过重大人生危机,如离婚、严重疾病或失去亲人。这就如同在骨折时医生不可或缺一样——WebMD是远远不够的;而一个没有治疗师帮助恢复心理健康的世界是无法想象的。

    心理治疗师并非被APP动了奶酪的群体。一部分临床治疗师从在线应用程序中获得更多商机。例如,总部位于纽约的Talkspace在线心理咨询平台,为治疗师们提供了手机客户端、PC、短信、语音、视频等多媒体咨询服务的平台——其中,无限量短信治疗(Unlimited Messaging Therapy)无疑是其一大亮点——使治疗师“获得每月高达3000美元的额外收入”。

    无独有偶,另一家领先的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MDLIVE今年初宣布,已将其在线心理医疗服务覆盖至全美50个州,超过1300名心理治疗师构成了其专业人士网络,自2014年11月以来共进行了约5万人次的心理诊疗,惠及面包括美国医保计划中超过1000万人群。

    未来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是,心理治疗师将成为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共同创造者。美国国家精神健康研究院(NIMH)在2009~2015财年间,共划拨了404项、共计4.45亿美元的专项研究基金,致力于推动心理疾患防治的干预性技术升级。谈及未来的关注聚焦,NIMH表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诸如:促进移动技术在更广泛心理疾患治疗的应用;发展新的干预方式、而不仅仅是调整现有的干预措施来适应新技术;开发能在各个设备上应用的技术;以及——在技术服务中保持“真人接触”的比重,并加速融合临床治疗师与工程师的合作关系(Clinician-Engineer Partnership)。

    【郑冰卉对本文亦有贡献】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藏在口袋里的“心理治疗师”2017-04-27
    · 克强总理划重点 远程医疗惠民生2017-04-27
    · 互联互通新思维 Polycom智慧医疗进行时2017-04-05
    · 药企频接价格垄断罚单 分析称上游企业太少2017-03-08
    · “国民医保”尊享e生升级 中端医疗有望爆发式增长2017-03-06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