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素面韩坤和他多彩的视界

    时间:2017-08-01    来源:    作者: 我要评论() 字号:T | T

  •  WechatIMG374.jpg

     

    韩坤拿起手机,给我演示他们最新的产品晃咖的时候,情景十分诡异,屏幕里的背景在不停变换、切换,音乐让人耳鸣,然而韩坤一脸憨笑,有种身陷瑰丽的海洋,却处变不惊的感觉。

     

    以这样不经意的方式,韩坤带领他的移动视频帝国已经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比如,我们每天通过各种渠道所能看到的短视频95%以上都有秒拍角标,在QuestMobile 最新公布的数据中,秒拍以2.86亿月度用户数排名行业第一,并在其1000APP中位列14,短视频第一位。短短6年时间,这个移动视频领域的拓荒者从2014年起以每年推出一个爆款(2014年推出秒拍,2015年爆火的小咖秀,2016年一举成名的一直播)的矩阵式产品架构,建立其坚固的壁垒。

     

    而韩坤本人,始终如一盏牛皮灯笼一样,内里烛火敞亮,却又跟外界保持朦胧的距离,于是,韩坤貌似提供了创业、崛起的另一种方式:毫无棱角的为人与极尽韧性地做事,《芭莎男士》本次独家专访试图去接近与还原,韩坤及其移动视频世界如何寂静生长,并成为始终面目模糊的移动视频教父,韩坤及其一下科技何以大隐于市又让其产品变得不可或缺。

     

    视频情结

     

    韩坤曾不分场合地表达过做移动视频的初心——希望做中国的YouTube,这也被无论是其投资人还是其老干将挤兑成过于旧派,YouTube是属于PC互联网时代的视频。按照国内互联网圈的定律,找到一家外国对标公司,更便于向投资人讲一个故事。然而,6年前的20118月创办一下科技的韩坤毫无参照对标可言,在此之前,他曾与李善友联合创办酷6,并将其推上纳斯达克上市,后来大家都知道的故事是,李善友去当了老师,而韩坤则继续执迷于他的视频梦。

     

    6一度陷入版权大战,这是我不喜欢的结局。所以我才选择了短视频,因为它的关键在于社交属性,而不是单向传播。韩坤复盘长视频时代的经验教训。从早期UGC到后来的版权大战,带宽成本不堪重负与盈利模式单一很长一段时间让整个视频网站领域看上去很美。留给韩坤的路并不太多,要继续做视频,如何区别于此前PC端的视频,便成为一个绕不开的命题。

     

    彼时,身边有朋友建议他做游戏,因为变现渠道明确且现金流稳固,甚至深受装修之苦的朋友还建议他做互联网家居,总之,在韩坤面前并非只有一条视频之路。然而,经过一两个月的斟酌,韩坤跟朋友说:我一定要做移动短视频。”20118月,一下科技成立,其第一个产品叫一下视频,那时市面上能看到的同类产品是腾讯做的微视。做拍摄工具、做视频媒体还是做视频社交?未来要怎么走,谁也没有想明白。

     

    当年还在凯鹏华盈(KPCB)担任中国区合伙人的周炜与韩坤相交十年,凯鹏华盈是有着传奇色彩的基金,在他们投资的清单上都是振聋发聩的名字:FacebookTwitterUberSnapchat 等公司,在中国,他们也战绩斐然,凯鹏华盈在中国投资的企业耳熟能详的有京东、阿里巴巴、百度和一下科技。

     

    在周炜眼里,韩坤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晋文公重耳,因为在周炜与韩坤相识的十多年间,韩坤周围总有一些人从不曾离去,即使是在韩坤最为困顿的时刻,也有人愿意陪他一起守望孤寂,等待云开月明。

     

    直到2013年,重返视频战场的韩坤和他的忠心团队们,因为两个关键事件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而这个空间让他彻底投入,并且更加自由。20138月,秒拍APP上线,成为新浪微博手机客户端内置应用,一个月之后的9月,一下科技完成由新浪领投的 2500 万美元 B 轮融资。 接下来,20148月,秒拍携众明星发起冰桶挑战公益活动,微博上被各类与冰桶挑战赛有关的秒拍视频所占领,并连续几天攻占了微博的热点话题排行榜,仅#冰桶挑战#话题的阅读量就达40亿次。

     

    投的 5000 万美元 C 轮融资。作为主导这次投资的领头方KPCB的中国区合伙人,周炜担负巨大压力。这是KPCB在中国最后一次大规模的TMT投资,当时,基金投完了,一下科技是最后一笔钱,而且金额也是最大的一笔。那段时间为了缓解焦虑,他和韩坤每周都在侨福芳草地的一家咖啡馆喝咖啡,聊的话题始终绕不开一下科技。

     

    周炜投资一下科技的逻辑很简单,2007年,周炜看过的项目中包括了酷6,那时虽然跟韩坤没有深入交流,但是对核心团队留有印象,六七年以后,当他再遇到一下科技时的韩坤时,周炜发现,韩的身边有一帮他的老部下。当时有一个非常强的感觉,很吃惊。前两年,周炜见到的韩坤十分艰难,当时一下科技做的Vitamio这个产品并不顺利,而此时追随在韩坤左右的有诸如雷涛(现一下科技合伙人、一直播负责人)这样的在业内已经积攒起自己的影响力和资源的人,一个团队如果在一个困境下,还不会散伙,还跟着这个老大在这里吃苦,这是很不容易的。

     

    团队有足够经验且核心团队合作多年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的优势,就业务而言,有别于长视频,短视频必须进入社交领域,其传播需要靠社交。

     

    一下科技从20138月至今,新浪微博连续四轮领投,一下科技旗下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独家SDK内嵌微博,为一下科技的视频生态矩阵攒足巨大的势能。不仅和新浪微博有深层次绑定,我问周炜,为什么韩坤能获得新浪微博的青睐,周炜的回答也耐人寻味:韩坤就是这样,他能跟所有人成为朋友。

     

    因为这几个关键点,即便当时秒拍用户量只有美拍的几分之一,周炜还是力挺韩坤。要知道KPCB过去投的项目80%以上是A轮,很少几个B轮,C轮几乎就没有,同时,KPCB投资时,秒拍在行业排名还是第四名,项目在其内部审批时非常困难,但团队很支持周炜。在描述这一切的时候,周炜已经离开了KPCB,自己创办了创世伙伴资本,他依然作为一下科技董事和韩坤保持着密切联系,从他办公室望出去,就能看到一下科技大厦。

     

     

    执拗的韩坤与和气的韩坤

     

    认识韩坤很多年的人回忆,除了早年是个瘦子外,韩坤几乎十多年都是一条水平线。

     

    韩坤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家乡安徽涡阳县做户籍民警,因为工作原因,较早接触了计算机。这段时间,因为对互联网的执迷而辞去家乡铁饭碗,来北京入职搜狐网。根据和韩坤共事十多年的一下科技副总裁兼董事长助理李明秀子回忆,当时在网站做夜班编辑很苦,但韩坤不计任何代价,只要能到搜狐来,无论给他什么工作他都愿意。从实习的夜班编辑他一直做到ChinaRen总编辑,并且是搜狐历史上最年轻的主编,据说这记录至今还未被打破。

     

    那个时候,一位来搜狐拜访的程序员后来PPS的创始人张洪禹对韩坤的印象是:办公桌之间的位置非常局促,作为ChinaRen总编辑的韩坤被挤在一个小角落,而那时他带领了一个非常小的团队,大量的内容都由编辑们自己运营,每天首页更新的量巨大。这次拜访让我对韩坤的运营能力特别特别认可。张洪禹如此回忆这次拜访,甚至在张洪禹创办PPS之初曾多次邀请韩坤加盟。

     

    过去我们见到的创业者多多少少都是有相当清晰的棱角,韩坤这种非常圆润的特征是比较少见的。他在我投过的成功企业家里,特征排在前三名,他特征就是没特征,跟谁都一团和气,这个真的是很少见的创业者。周炜回忆。

     

    2015年年底,一下科技宣布获得D2亿美金投资,由新浪微博领投,分众传媒、红杉资本、韩国YG娱乐等投资机构跟投。据说,这次融资之后,韩坤上台发表了十分钟左右的演讲,那时候他很紧张,但掌声雷动,居然盖过了他的紧张与不安。后来有人总结了韩坤的演讲宝典:萌脸大叔一脸无辜,就可获得青睐无数。

     

    这样一个特征模糊的人却在自己的地界深耕细作,悄然搭建了移动视频的城堡。

     

    韩坤说,如今的一下科技跟自己的初衷有些区别,当年,他希望做中国的YouTube,但显然,一下科技更加本土化,更适合中国人的审美取向。但有趣的是,韩坤还在各种场合描述自己这个期望。甚至公司内部同事都在不断提醒他,我们的世界要比YouTube更广阔了。

     

    实际上,韩坤和一下科技正在进行一场视频的试验,他们渴望通过短视频来改变每一个人。一下科技的秒拍和小咖秀,覆盖超过40个垂直领域的10000+个内容创作者,同2000多家MCN公司、视频创业团队和网红经纪公司建立了深度合作,入驻秒拍的明星已经超过3000人,所有明星粉丝累计达到20亿(包含重复粉丝数),入驻的媒体、自媒体、PGC创作者超过35000家。

     

    对于这些炫目的数字,韩坤却很少提及,他每天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他可以为了一个产品的某个细节和同事争执一天,也可以为了测试一个产品而不休不眠。

     

    于是,大部分时间,韩坤都在拿着手机玩,看直播、看小咖秀、看最新的产品。他是电子产品发烧友,他的电子产品寿命都极短,电脑、手机常常如惊鸿一瞥般出现在同事眼中,没多久就得换新的。

     

    他在不断审视自己的产品过程中,总结了短视频应该有的哲学。在一个高度互联的世界,人们可以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进行既零散,又有集体性的创造,在这个过程中,用户实现参与感、社区感与创造性。

     

    比如,秒拍就是一款典型的面向观看的产品,它的核心点在于方便拍摄和分享,主要解决看的需求。视频内容的制造要比图文复杂得多,所以早期的短视频产品,都是立足于观看,比如美拍。

     

    而小咖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虽然也是立足于方便拍摄和分享,但在应用场景上做了创新,将短视频分享与用户的创作热情结合起来,通过模板化的方式把短视频从观看的时代,直接推进到了创作。

     

     

    而到了一直播,实时互动的在线视频模式的核心,又变成了沟通。粉丝与主播,在方寸之地的手机屏幕两端连线,构成了直播独特的吸引力。

     

    所以,观看、参与和分享构成了一下科技的布局语境,客观地说,这样的布局是真的从用户的心态出发来搭建。

     

    从酷6到一下科技乃至整个互联网,甚至我们的时代都在飞速变化,让人难以看得清方向。在这个过程里,也有很多人一夜暴富或者陨落,但坚守在视频战地的韩坤却从未换过方向,这比他创造的商业帝国、积累的财富、多彩的产品更值得赞扬。

     

     

    对话韩坤

     

    《芭莎男士》:为什么你会一直坚持做视频呢?有什么乐趣?

    韩坤:一直在这个行业里打转,感兴趣,喜欢视频的分享哲学。其实视频有着漫长的历史,最早的视频是电影、电视,属于传统视频媒体,后来是视频网站,属于PC端视频媒体,现在是移动端的视频媒体。用户对视频的需求主要是消遣和娱乐,它的时长是由它的碎片性决定的,现在的短视频应该以用户需求为准,现在有人尝试长视频越来越短,短视频越来越长。

     

    我觉得能够清晰地说清楚一件事情让人娱乐,就不用去限制时长,因为视频与看电视不一样,它属于活动领域。

     

    《芭莎男士》:那么短视频应该是什么样呢?

    韩坤:秒拍与其他短视频相比包装性更强,我们就是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让他们享受到更好的娱乐水准。这是我们的使命,它不是一个菜市场,一定是经过编辑和美化的内容。

     

    《芭莎男士》:你曾经说,现在视频的战斗已经进入了下半场,下半场会更加惨烈,一下科技会如何做呢?

    韩坤:生产好的内容。除了去迎合用户的喜好,我们也要去引导用户。比如,在一直播,除了明星、网红直播那些内容,我们也有很多垂直内容,比如说教育等等。以后的直播会不断细化、垂直化,有才华的主播就有很多新的机会。

     

    《芭莎男士》:我可以理解一下科技的矩阵是观看、制作和分享吗?

    韩坤:其实我们的产品都是围绕用户的需求来创造和定位的。例如,当秒拍成为最大短视频平台,我们发现很多用户不知道要上传什么,所以我们推出小咖秀小咖秀降低了用户上传内容成本,只要依照小咖秀提供的剧本演,马上就有好玩视频。小咖秀很好地解决了以前很多用户不好意思拍自己的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推出的晃咖也是这样的产品。

     

    《芭莎男士》:那你说说晃咖是一个怎样的产品吧。

    韩坤: “晃咖小咖秀升级版,但与小咖秀不完全一样。晃咖提供音乐并且可以编辑视频,增加了很多特效类功能。配合音乐让用户能很快做出适合传播的优质视频,带给用户快乐。晃咖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它们在用户关系上是互通的。用户的关注是视频内容生产的动力源泉。晃咖虽然是一个新产品,但是它与一下科技其他已经有的产品可以互相关联、互相导流,最终带动晃咖用户的自然增长。

     

    晃咖一直播不一样。一直播是以现实为基石的互动,晃咖可以在手机操作几十遍再上传,可以更好地审视内容。

     

    《芭莎男士》:你为什么会成为移动端视频的引领者呢?

    韩坤:2011年,视频是优酷、腾讯、爱奇艺的天下,版权大战甚嚣尘上。那时候我还在酷6,也很动荡。当时,我就意识到,在 PC 上做视频没有机会了, 但是移动视频、移动端、智能手机的 普及,又会带来一个大的战场,唯一缺的就是一个先行者,而且我也不担心大的视频网站和我去竞争,因为我发现PC和移动互联网的战场属性非常不同,我觉得我可以做出更适合移动互联网的视频产品。



  • 加入收藏
  • [ 作者: ]
  •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 最新消息
    · 素面韩坤和他多彩的视界2017-08-01
    · 草晶华品牌战略舵手邓德隆先生荣任特劳特伙伴公司全球总裁2017-05-05
    · 伊顿渠道故事:与强者同行 成长共赢2017-03-13
    · 从天才传奇少年到成功青年企业家2017-03-02
    · 【中企动力故事汇】丁丁立:中国烘焙产业链上的硬汉子2017-02-28
      已有条评论,查看更多评伦发表评论
  •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 注册会员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